天蝎座男生的性格 天蝎男最爱哪种女人

天蝎男的性格特点及缺点?

天蝎男的性格特点:天蝎座的男生有着超强的占有欲,这个也是天蝎座男生的性格缺点之一,在爱情中更是如此。不过爱情还是需要留给彼此合适的控制,过强的占有欲并不利于感情的和谐发展。缺点 :疑心过重  天蝎座的男生生性就是多疑的,他们有着非常硬的保护壳,不过这也使得其他人很难去接近他们,也不尝试去主动与身边的人沟通,导致自己十分孤僻。

一、天蝎座男生的性格脾气及弱点1、过于热情本来热情是一个夸奖人的褒义词,但是到了天蝎座男生这里,反倒成为了贬义词,因为天蝎座男生真的很热情,热情似火的性格往往也成为自己的弱点和遭受他人排挤的原因。2、矛盾体本体矛盾是人人都会有的表现,而为何说天蝎座男生是矛盾体本体呢?因为矛盾在天蝎座男生这里已经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论矛盾真的没有哪个星座能比过天蝎。天蝎座男生的性格很特殊,外人看来就是性情古怪,他们的性格属于两极分化的状态。3、独占欲强烈不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天蝎座都有着非常强的占有欲,你是我的就不可以对别人好。否则天蝎就会醋意大发,暴躁如雷。

天蝎男到底什么物种? 天蝎座男生的性格

结论:就我遇到的一个案例来说,淡定话少物种。

我第一次见他,张着个大嘴,还把血喷他一脸,他面不改色,淡定地擦了下。

第二次见面,他从我牙缝里夹出来一个小龙虾须,我原地社死,他淡定依旧。

就连我说要追他,他也只回了单字一个「好」。

1

「张嘴。」走过来的医生对我说道。

我老老实实的张开。

躺在牙科椅上,借着头顶的强光我看着靠近的医生,一身普通的白色大褂和正在带手套的修长手指,看我的耳尖发热,而被口罩蒙住大半张脸我还是能从他的眼睛中发现,这个人绝对长的很帅,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

「啊~」嘴巴猛然被塞进一个扩嘴器。

「长了一颗智齿,看样子牙根有点深。」医生淡淡道。

说着,医生拿出工具准备给我打麻药,我看着他的脸,脑抽似的突然问了一句「医生,你有女朋友吗?」

我的话他并没有回答,不过也是,像他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绝对被很多人骚扰过,问过这种话的也绝对不在少数。

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心直口快。

「你的牙根比较深,拔得时候可能有些麻烦。」况且我感觉得出来,他的眼里只有我那颗不成器的智齿。

智齿拔除过程比我想象的更加艰难。

我能感觉出来医生用了多大的劲居然也没能把我那颗顽固的智齿彻底拔出来,我觉得,如果旁边有助力的,医生绝对二话不说会借用外力帮我拔除它。

医生额头有细密的汗,我含糊不清道「要不你休息一下?等会继续。」

但他好像和我的智齿杠上了,手上的力道越发的重,然后...

我经历了这辈子最尴尬的事。

原来口喷鲜血是真的存在的。

我看着我的血喷到医生的脸上,顺着他的口罩蔓延出一条血路,然后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懵了,

医生也懵了。

「对,对不起。」我面红耳赤,含糊不清的给他道歉,但他只说愣了愣神,离我远了几步,摘下口罩,进到另一个房间。

等他出来后,他额前的碎发滴着血,脸上也清理干净,这也是我第一次完完全全看见他的全脸。

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我脑海里能蹦出来的为数不多的诗句,却能恰好的形容他。

「我给你开点消炎的药,这几日注意饮食清淡,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过来咨询。」

他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被影响到,我也松了口气,接过药单,我落荒而逃。

本以为这次之后,我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集,但偏偏我嘴馋,在我以为一句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点了一份小龙虾。

然后又悲剧了。

我捂着牙再次来到他的诊所,对他说明了原因。

而他看见我,只是再次嘱咐了我一句「十天之内不能吃任何刺激性食物,小龙虾更不能吃。」

「你怎么知道我吃了小龙虾?」

2

他没说话,而是从我的牙缝里夹出一根小龙虾触须,这一刻,我觉得我不应该躺在椅子上,而是藏在地缝里。

在如此帅气的人面前,我经历了两次社死,当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闺蜜后,却没想到,闺蜜和那个医生认识。

「你说的是那个医生我认识,大学时期校草顾未,天蝎座,高冷傲娇的很,想当初我还追过他,结果别人鸟都不鸟我,丢人的很。」

说起他,闺蜜语气满是遗憾,但接着话锋又是一转「微微,要不你去试试?」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他长得很帅,我也不想再丢脸了。」

在我义正言辞的拒绝后,我的闺蜜真不愧是我的好闺蜜,他居然扭曲事实,直接告诉顾未,说我自告奋勇要追他。

当我被闺蜜拖着去诊所的时候,我一万个不情愿,但闺蜜开出了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条件」你追求他,我请你大餐,1300 一位的那家。」

那家餐厅我想了很久了,但因为太贵一直没有去成,而且不就是追求一个男人嘛,大不了被拒绝,但饭错过了就是真的错过了。

想到这,我以赴死的心态踏入诊所,正好里面没人,我冲着顾未喊道「你叫顾未是吧,我决定了,我要追你,你如果不愿意,现在拒绝我也行,我不会伤心的。」

说完这句话后,我内心想的是,快拒绝,快拒绝,这样我就能吃大餐了。

「好,我同意了。」

万万没想到顾未居然同意了,我睁着眼睛不可置信看着他,什么情况?不是说他很难追吗?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答应我了?

「我后面还有两位病人,如果你想请我吃饭的话,可以等晚上。」说完,顾未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串电话号码「这是我的电话。」

说真的,我接过纸条的时候,脑袋完全是蒙的。

而闺蜜却碰了碰我的手臂,暗示我的桃花运要来了。

但这不是我的初衷啊,我只是想蹭顿饭而已啊。

「现在我和你换个条件,如果你真的追到顾未,我请你旅游加吃饭,地方你选。」闺蜜加重了筹码。

想起要和被我喷一脸血的医生约会,我莫名一阵心慌。

但看着闺蜜『挑衅』的眼神,我咬咬牙,决定单刀赴会。

3

晚上。

旋景餐厅。

我看着面前精致小巧的餐点,一时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在我埋头苦吃的时候,对面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你想追求我不该表示表示吗?」顾未开口了。

「啊?」我的嘴巴被吃食包满,此时抬起头一脸迷茫的看着顾未,不明白他说的表示是什么意思。

说实在,后面回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但顾未却笑了,嘴角忍不住弯了弯,又拿手在鼻尖碰了碰,止住笑容。

「我该做什么?」

看我一脸疑惑懵掉的表情,顾未可能会觉得对面这个人小时候被撞过脑子。

「我能理解没有人追过你,但你平时不看书不看电视剧吗?」顾未说的这话简直是在打我的脸。

「我被人追过。」我立马回怼。

「喔?」一个字被顾未说的陡然上了好几个调。

看见对面顾未饶有兴味的模样,我感觉,他在质疑我。

「你居然被追过?说来听听。」顾未一只手撑住下颌,看样子真要我说出个所以然。

但我哪里被人追过,只不过为了面子胡说的。

「我的事要你管。」如此情况下,我也只能如此回怼。

顾未听见后脸上笑容更甚,甚至心情大好的看向窗外,而这里,正好把人民广场,东方明珠尽收眼底,一览无遗。

我被鄙视了。

4

自从上次和顾未吃过一顿饭后,我就被鄙视了,不仅是顾未嘲笑我母胎单身二十三年。

就连我的闺蜜也嘲笑我第一次「约会」,像个冲出栅栏的猪,整整一个小时,我居然除了吃就是吃。

「光盘行动,从我做起。」我如此解释。

「别人约会都是小口小口,一副我吃不了多少的样子,你倒好,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胃口有多好。」闺蜜恨铁不成钢。

「那是我的钱。」

「我似乎找到你单身多年的原因了。」闺蜜看着我,一副了然模样。

可我这不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吗?说不定,顾未就好我这一口。

我如是想。

从餐厅一别,我和顾未也有一周没联系,为了一场旅游,一顿大餐,在闺蜜的催促下我再次点开顾未的头像,准备请他看电影。

但近期的电影实在难看,挑选许久,最后选了个青春文艺片,评价算是所有电影里比较好的一部。

但...

电影场内。

我还是被无聊到睡着了。

我一直觉得我的睡相就算不是恬静美好,但至少是正常的,但当灯光亮起,挂在嘴角的一缕银丝还是毫无征兆的流下来,而我却毫无察觉。

坐在一旁的顾未递给我一张纸,我还以为是这部片子很感动,让我用来擦眼泪的。

「不用,我没哭。」

「你口水流下来了。」顾未毫不留情拆穿。

我拿手一抹,果然,嘴角滑腻腻的,慌忙从顾未手上拿过纸巾擦干净。

散场后,顾未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露着嫌弃。

「你不去洗手间洗干净吗?」

说实在,我真没这样想过,但好像医生都有洁癖,没办法,我只能认命的去到洗手间反复洗了好几遍,确定手上没有异味后才出来。

「我第一次看见眼泪能从嘴角流出来的。」顾未调侃道。

虽然这句话不中听,但幸好他没发现我睡着了。

「这算什么,我还有更多第一次你没见过的。」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叫说话不过脑子。

这句话的含义太多了。

果然,顾未的兴趣也上来了。

「是吗?」这句话明明就是最普通的两个字,但还是说的我面红耳赤,不是我想歪了,而是顾未的语气让人不想歪都不行。

「是,是吧。」我结巴了。

噗。

顾未笑了,偏过头笑的很小心,很克制,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强装镇定,内心却窘的恨不得找到一条地缝钻进去。

5

为了珍爱生命,未来的一段时间我决定远离顾未。

我是干自媒体的,也就是写软文的一名自由工作者,这种工作说起来好听,工作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但其实在老一辈眼里就是不务正业。

父母也劝解我很多次,甚至不惜让我辞掉工作安安稳稳回老家当一名人民教师。

但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生活。

为此,我的爸妈出了绝招。

招数简单直白:相亲。

有各种不孝罪名伺候,我不得不妥协。

很快,在他们的安排下,我在上海一家饭店见了第一位相亲对象。

对方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满嘴牛皮,头发杂乱,甚至连衬衣都皱皱巴巴塞进裤腰里,整个过程口水乱喷,均匀的洒在桌子上,饭菜里。

看的我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也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无比怀念和顾未吃饭的时候,至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饭是香的,胃口是好的。

这场相亲过程及其漫长且煎熬。

我想逃,却逃不了。

如果不是远处偷看的父母时刻注意这里的动向,我恐怕在看见对方第一眼的时候就打包跑了。

「媒婆还说你性格开朗,爽朗大方,我看完全是在胡说。」对面男人看着我说道。

「哈哈哈,是吗,媒婆就喜欢胡说,其实我性格内向,看到生人都不爱说话。

既然这样,我想你也看不上我,干脆我们就此离开,江湖不再相见。」一听见对面男子的抱怨,我赶忙拿起手提包准备撤。

结果对面一句话让我当场愣在原地,回不过神。

「正好我喜欢话少的,要不然整天像个泼妇叽叽喳喳的听得耳朵烦,看来你配我正合适,天生一对。」说完,男子还抛了个自认为很有魅力的媚眼。

看的我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你们女人不就喜欢买买买吗?走,我带你去商场。」男子说完绕过桌子想搂我的腰,被我躲过后还笑了:「调皮。」

这两个字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来会有一股潲水的味道,我偏过头,拿出手机让闺蜜救我。

闺蜜回复了一个 OK 的手势后,我才算放下心,要不然和真和面前这个男人逛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傍上暴发户了。

但闺蜜真是好闺蜜,我让她帮忙解救我,她倒好,直接来了一招火上浇油。

我看着出现在饭店门口的顾未,气不打一处来,甚至想狠狠揍闺蜜一顿,把她奇异的脑回路掰正。

6

这下好了,一个是相亲对象,一个正在追求的对象,这让我怎么搞?

顾未此时站在和我不超过五米距离,眼神在我身上,相亲对象身上来回扫视几眼,最后落在我脸上道。

「微微,这是叔叔吧,你好,我是顾未,微微正在追求的对象。」『正在追求』四个字被顾未咬的十分重,甚至有一种挑衅的味道。

相亲对象听见顾未的话,一脸质询的看着我。

很明显,他要我给出解释,我的行动立马给了答案。

「没错。」我站到顾未身旁,挽住对方的手臂道,「这是我喜欢且正在追求的男人。」

得到我的肯定后,相亲对象突然怒不可抑:「有对象还出来相亲,有病是吧。

现在的媒人真不靠谱,浪费我时间,你知不知道,我一小时能挣多少钱,全被你耽误不说,还有刚刚那顿饭,既然是你有错在先,208 块,微信还是支付宝。」

说完,男人直接打开微信收款页面。

我也爽快,点开手机扫码付款。

等人走后,顾未才再次开口。

「这种极品你在哪找到的?」

「还不是我妈,非让我相亲,还给我找到这么一个奇葩,真是倒胃口。」我一想到刚刚那男人胡吃海喝,口水乱溅的场面,胃里还是不可控制的一阵翻涌。

「你吃饭没?刚刚对着他实在难以下咽,看在你也算帮了我一把的份上,我请你吃。」

现在都下午一点半了,顾未这种时间规划师肯定吃过了,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没有。」

「正好,我记得附近有家街头牛排,据说很好吃。」

最后,两人坐在餐厅外面的小桌子,我连要了三份牛排,全被我吃的一干二净。

中途不知道顾未是不是被我的食量吓到了,去了一趟厕所很久才回来,而我也在长打一个饱嗝后舒服的瘫在椅子上。

「吃好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顾未从厕所出来后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就走了,而我吃饱喝足也准备去结账。

「你们这一桌刚刚那位先生已经结过了。」

我听见服务员的话,有些意外,意外顾未这个人居然这么有风度,居然会帮我结账,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惊讶之下我打通了顾未的电话。

「你把账结了?」

「嗯,看在你今天这么倒霉,给你一点慰藉。」

好吧,不带这么安慰人的。

「再说,我第一次见识一个女孩居然能吃下三份牛排,为这个我买单值了。」

顾未的下一句话我再次体验到了噎囧的感觉。

但不知道为什么,和顾未挂断电话后,我突然觉得心里一暖。

至少因为他,我相亲带来的烦闷烟消云散了。

7

我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

自从上次相亲被顾未解救后,我的父母连番盘问上次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顾未算谁,总不可能说他是自己和闺蜜的赌约,或者说他只是我想免费旅游攻略的对象。

这两点好像哪个都不对。

所以在我的沉默下,我的父母不知从哪得到的小道消息,居然找到顾未的诊所。

我知道这件事还是顾未告诉我的。

我连爬带滚冲到顾未的诊所,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气氛尴尬,父母和顾未的对峙,反而其乐融融,一片和睦。

「微微,你来了,正好我们要走了,你和小顾好好相处,下次把人带到家里来,别偷偷摸摸的。

妈妈又不吃人,像小顾这么好的条件,你要抓紧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啦!」说到最后,我都无语了,顾未有这么抢手吗?

还是怕自己闺女没人要了?

好说歹说,爸妈总算离开了。

我看向顾未,顾未也没解释这短短四十多分钟发生了什么,而是带上口罩,开始忙碌。

我不好打搅,只能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看着顾未工作。

老话说,工作的男人最迷人。

不管是他认真的侧脸还是对待小孩轻柔的语气,都和面对我的时候两个模样,但正是这样的他,我居然不可遏制的心脏跳动了下。

不应该啊。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想把自己扇醒,但结果就是。

我真的对顾未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

8

我时刻牢记我接近顾未的目的是为了一场旅行,一顿大餐,但现在事态发展早已脱离了轨迹,我喜欢上顾未了。

旅游和大餐在我的目标里也变的越发模糊。

难道爱情真有这么神奇,居然能让我心心念念好几年的东西在一个月内土崩瓦解,但现实就是如此。

我找顾未的次数多了,和他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如此情况下,我决定做一件大事。

告白。

我率先找到闺蜜,告知她这一消息,而闺蜜在得知我假戏真做的时候一点也不奇怪,好像对于顾未这种优质的男人,女人对他动心只是时间问题。

爱情这种东西我是第一次,完全没有经验,而闺蜜作为一个『爱情老手』,给我各种出谋划策。

在友情中,有一种最恐怖的存在,那就是一个单身狗给另一个单身狗传授恋爱经验,一个敢讲,一个敢听。

听见闺蜜的建议,我醍醐灌顶,决定依照闺蜜的建议穿上玩偶服告白,神秘又浪漫。

七月十四号,十三点十四分,我穿上不知闺蜜从哪借来的大头玩偶服,大摇大摆走进顾未的诊所。

正当我在一群病人和顾未面前跳了一段尴尬至极的舞蹈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已经被汗湿透的信纸,准备朗诵的时候,一道女声从身后传来。

「顾未,这是什么?你给我的欢迎惊喜吗?」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