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的性格 巨蟹座

1.敏感。许多巨蟹座男生有着与男人特征不太相符的敏感和脆弱,一点小事能让他胡思乱想,往往沉浸于胡思乱想带来的负面情绪中,比较悲观,总是看到事情的最坏面。  2.记仇。巨蟹座男人比较“小气”,这种小气并不体现在物质上,而是体现在待人的胸怀上。和巨蟹座男生相处时,一句话不对或者一个眼神表情不对能让他一个人生闷气好几天,甚至陷入冷战。这个时候就算对方妥协道歉了,也不见得会立刻原谅对方,而是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让对方不痛快一下,报复心强。  3.自我保护意识过强。和巨蟹座男生接触的越久,越会发现,想要走进他的内心是很困难的事,明明两个人关系已经很亲密了,他却中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什么都藏在心里,不会把全部的样子呈现在别人面前,总让人感觉有所隐瞒。其实那都是巨蟹座男生自我保护过度的表现,他们之所以那么难“攻破”,追根究底是源于他们内心的不安全感。  4.阴晴不定。巨蟹座男生的敏感性格直接带来的是阴晴不定的脾气,可能上一秒还和你摆龙门阵,下一秒却变得缄默不言,给对方十分陌生的感觉。不主动,不积极,让人捉摸不透。  5.心胸狭隘,难以取悦。巨蟹座男生本身是一个比较阴沉的星座,心思复杂,情绪多变,难以捉摸,难以把握。任何人想要取悦他,都要通过他 心理的层层防线,一旦某个环节出错或者触到他敏感的防线,马上就会前功尽弃,从此让巨蟹座男生对你无底线疏离,再难走进他的世界。

巨蟹座男生向来低调,个性温顺亲和,平易近人,举止稳重。众人都称赞巨蟹男温情顾家,心地善良。平日深居简出的巨蟹男,虽然其主要的领地是“家庭”,但事业上也是有着独树一帜的表现。只是在面对已认定的问题上,巨蟹男则略显固执,甚至会顽强抵制。

巨蟹座的性格?

太过于心软  巨蟹座就是性格太过于心软了,他们是同理心特别强的一个人,所以时常都在为别人考虑。他们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懂得换位思考,他们反而是很少会想到自己的心情,而是一直都在照顾着别人。这也是巨蟹座人缘很好的一个原因,他们太善良了,以至于善良到有时候都有点傻了。

谁是巨蟹座的,或者认识巨蟹座的,说下巨蟹的性格吧? 巨蟹座的性格

韦里是巨蟹座,一个寄居蟹式的男人。

害羞,斯文,讲话非常有条理,异常敏感,遇到棘手的问题通常会温和地选择回避,与我这款风风火火,迎难而上,总喜欢站在风头浪尖上对抗的野生女人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的认识很意外,是一场安静的音乐会,韦里坐在我左边的左边,当时,他正在安静地听着音乐,脸上时不时地流露出沉浸于艺术的美好,我听不懂,也不屑一顾。

中场休息的时候,韦里的朋友在向他请教着什么问题,他认真地倾听,认真地回答,虔诚地像个教父,这是我很少遇到的类型,于是,我对他产生了一点好奇。

音乐会结束的时候,我主动把电话号码留给了他,他显然有点惊讶,但是不露声色地礼貌地点了点头,就要离开,我当场把他喊住:「喂,你叫什么?你会給我打电话吗?」

我的直接令韦里再次感到震惊,他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直接的我,笑了。

这就是我们故事的开始。

我只有 23 岁,念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大学,没什么人生目标,只对恋爱有兴趣,虽然我的学业差得一蹋糊涂,我却喜欢用恋爱来证明自己的魅力。

我虚荣地搭遍了学校里几乎所有还不错的男生,「爱情」对我来说几乎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没太大意思,我觉得我已经看透了人生。

韦里曾经尝试过改变我,让我积极一点,阳光一些,但是他失败了。

一次在美术馆的门口,韦里遇到了一个经年未见的老友,他非常礼貌地跟他客套寒暄,这时候,我走了过来,边打哈欠,边嚼口香糖,甚至很轻佻地吹了几个泡泡,韦里对他的朋友介绍说:「我的一个朋友。」

还没等韦里的老友反应,我已经将双手攀到了韦里的脖子上,然后嘻皮笑脸地说:「他在说谎,我是他的地下情人。」

韦里在老友惶恐的眼神中,尴尬地笑笑,拉着我火速离开。

我跟韦里之间从来没有交换过任何背景和历史。

韦里每月都回一趟美国,几年前,他已经成功拿到了绿卡,如果不是因为生意,恐怕他很少再回国。

每次回来,他都会给我带一些小礼物,有时侯是一只造型特别的杯子,有时侯是做工精致的记事簿,像是在犒劳作业写得不错的孩子,对于这些礼物我欣然接受。

有一次,当我们走在夕阳西下的黄昏街头,我突然问他:「跟我说说她吧?」

韦里显然吓了一跳,习惯性地,他又想往他的安全壳里钻,被我一把给抓住。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长发?短发?优雅?贤淑?怎么认识的?」

韦里沉默,始终沉默,一言不发。

我喋喋不休的追问,咄咄逼人的语气,显然让他无处可逃。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面对他的缄默,我愤愤然离去,本以为韦里会追上来的,可是,他原地没有动,任凭我大刀阔斧地离开,并没有要安抚的意思。

我没有面子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也没什么理由如此愤怒不已,任性让我失去任性的自由,连续多日的焦灼里我惊讶地发现,我竟真的很介意这件事。

问题是,即使他真的有一个她,与我有什么相干呢?我不是从来没有在乎过道德和责任吗?

事实上,我的猜测并没有错。

一个星期后,韦里主动找到了我,他的神情凝重而迟疑,他几乎是用一种道歉的口吻跟我说了以下的话——

对不起,我不该隐瞒你,她是我的同学,我们在八年前一起到美国的,我住波士顿,她在西雅图。她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我们平时很少见面,过年过节会在一起。对不起。

虽然早有了防备,还是被韦里的话击溃,我很难过,真的。这个确定的消息让我无法呼吸,他如此轻描淡写着描绘着我不懂的婚姻,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那天我一改往常地沉默,视线一直在看着玻璃窗外流动的行人,直到咖啡凉透。我的鼻尖有点酸,可是我要保持坚强的模样,对于内心的委屈感,我不熟悉,也无法解释。

如果我不说话,韦里恐怕能陪我沉默到天荒地老,最后,我终于放弃自我,故作轻松地问:「那么,你爱我吗?」

韦里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出神地看着两杯原封不动变凉的咖啡。

我假装潇洒地笑笑说:「明白了,你是爱我的。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让我们忘了它吧。」

韦里抬起头来,似乎不认识我,又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很后悔戳破这层窗纸,我们的关系却已无法回到当初。

韦里开始躲着我。

我们不再有轻松有趣的关系。

圣诞节那天晚上,我一遍一遍地给韦里打电话,他推说工作忙,让我自己安排活动。

我孜孜不倦地打,说无论多忙多晚,我都会在教堂门口等他,语气有着不可商量的固执,韦里没有办法,只好答应我。

在 12 点钟声敲响的前五分钟,他开车来到了我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快要结束了。

我突然心生委屈,眼泪就在眼角盘旋,像个过于倔强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受伤的小孩子。

韦里下了车,向我走过来,表情复杂而冷清,如同这 12 月阴森的天气,他走到我面前的第一句就是:「圣诞快乐,小恩。」

我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在他平静的声音里崩溃,这句话之后,我听见他说:「我们分开吧。」

我假装没听见后面的话,戏剧性地爆发出了巨大的能力,拼尽全力地说:「圣诞快乐!韦里,圣诞快乐!」

然后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的怀抱如此迷恋,如此依恋,如此害怕失去。

韦里说:「小恩,我想了很多,这件事对你是不公平的,你是个单纯的女孩,你应该拥有完整的快乐,我不能太自私,霸着你的感情不撒手……」

我赌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稀罕什么完整,不要什么快乐,我要的是你爱我。」

韦里没有说话,但是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