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的性格特征

很多人不相信进化论,认为达尔文那一套根本经不住时间的考验和论证。其实进化论准确来说,当初翻译成“演化论”才是最精准的。
很早就有观点认为,人类和猩猩,猴子有着共同的祖先,从形象和体貌特征上,又区分为人类/猩猩和猴类有着共同祖先,而人类和猩猩又有着更近的共同祖先。
再后来又有了南方古猿,直立人,智人等演化过程。但到了现在,人族中仅留下了我们智人一种,各种旁系直立人,远古智人都已经灭亡了。
在人科现存的物种中,和人类最近的旁系是黑猩猩。两者的共同祖先大约生活在距今5-600万年前。
为了验证这一假说,科学家们自然也没闲着,利用基因检测得出了真知。
事实就是,人类的确和黑猩猩有着共同的祖先。并利用智人旁支的丹尼索瓦人,尼安德特人的古骸骨做了基因检测。构建了人科的父系血统谱系树(见图1)。
我们现存的智人和丹尼索瓦人大约在70万—100万年前就分开。之后我们智人又和丹尼索瓦人分开,时间大约是50万年前。
在大约23万年前,现存人类最晚近共同祖先诞生了。他被命名为A00-T(可以把这个人理解成亚当/伏羲)。A00-T的子孙用了23万年的时间,迁徙分布到了全世界,现在地球上所有活着的男人都是他的直系后代。
备注:
A0000——代表丹尼索瓦人。3万-12万年前主要分布在欧洲,西亚地区。
A000——代表尼安德特人。2.5万-20万年前主要分布在东亚,北亚地区。
A00——代表智人。分布于全世界。

孙悟空的性格特点及分析?

孙悟空的的性格特点及分析:一、 不畏自然艰险,征服邪恶势力的斗争精神,他具有锄强扶弱,抱打不平的英雄本色,他扫荡妖魔鬼怪不但是为了保护唐僧取经,而且也是为民除害。他疾恶如仇、敢于斗争、有胆、有才、有识。 二、追求自由,反对神权,对神佛依然保持桀骜不驯的一贯作风,归于佛门并不意味他对神佛的无条件服从,他仍然坚守着自已的独立人格,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敢于向一切权威挑战,始终保持充沛的战斗热情,从不气馁,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地位有多高,仍然坚持返求民主的精神,到西天后他被封为“斗战胜佛”正体现了他的叛逆性和妥协性的性格特点。 三、 孙悟空的性格是动物的本性与人的社会属性的完美结合,猴子的机灵、顽皮、酷爱自由、勇于反抗与人的好名好胜,好戴高帽的自尊性格水乳交融在一起,使他具有多层次性格特征。 总之,我认为,要全面把握孙悟空的性格特征,就要全视角、多层面地理解这个形象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不仅要从作者所处时代来认识,亦要从民族文化和人类普遍精神的高度来研究。由以上论证不难看出,孙悟空实际上是封建时代事功型的斗士形象;其形象的基本内核,便是为造福人类的事业而奋斗的抗争与进取精神。时代变革,人类正在日新月异地进步,惟有孙悟空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这些精神,将永远启迪和激励着当代及后世的人们!扩展分析:孙悟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绝不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得过且过。恰恰相反,他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以他的性子,既然当着和尚,既然和尚的任务就是撞钟,那么,这个钟就一定要撞的,不撞不行。这是力量型性格的显著特征,他们非常看重实际的效果,对自己有一个起码的要求,并以此为荣。在他们生活中的每一天,他们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和追求。他们非常在意手头上的工作,并且设定切实可行的高标准,然后努力达到这一标准—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内容。 和孙悟空一样,所有力量型性格的人都是一些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完美型的人在想,活泼型的人在说,和平型的人在看,只有力量型的人切切实实地在干。有些时候,力量型选择的做事办法并不是很妥当,但他们想到自己毕竟做了一些实事,心情就会感到踏实。 是的,在所有的人中,力量型是最务实的一群。他们不太愿意关注那些远在天边的事情,而只在意如何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做一天和尚,就肯定要撞一天钟。至于以后干什么,他们想得很少。 因为一味地讲究务实,力量型的人总是显得没有远见,他们对自己的活动所造成的长远后果常常缺乏足够的考虑—而这恰好是完美型的长项。在这一点上,完美型与力量型刚好可以形成优势上的互补。 与孙悟空恰恰相反,完美型的唐僧是一个相当有思想深度的人。他喜欢考虑人生的价值等一系列深刻的问题,他关心每一件事的长远影响,他总是希望与自己有关的事情能够做到完美无瑕。因此,完美型的唐僧能够指导力量型的孙悟空去做那些真正有价值的工作,克服任性胡来的毛病。 然而,由于完美型的唐僧总是试图做出正确的决策,以至于经常显得优柔寡断。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完美型的人会热衷于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即使是这样,他们对自己的决策仍然不太放心。因此,人们有时候会嘲笑他们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而行动,恰好是力量型的人的长项。力量型的人认为,与其等到100%的把握再采取行动,不如在55%甚至1%的时候就抢先出动,因为计划没有变化快,只有行动才会带来结果。 孙悟空有一句口头禅:“俺老孙来也!”这是他对自己行动迅速的一种嘉许。一方面,正是这种当机立断、注重行动的作风,才能够快刀斩乱麻,迅速解决工作中遇到的每一件麻烦事。可是,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他不假思索的性格,会惹出许多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麻烦。在中国千百年来,儒家的思想和价值取向一直在传统文化中占据支配地位。我们可以从悟空性格诸方面中赤诚、守信两点切入探寻到传统文化历史性与遗传性对其性格的影响。取经途中九九八十一难不曾动摇悟空护师西行的信念。十万八千里的取经历程,历经十四地遭遇的妖魔无计:宝象国遭遇黄袍老怪,平顶山遭遇金角、银角二魔头,乌鸡国降服金毛狮怪、青毛狮怪,号山收服红孩儿,通天河遭遇金鱼怪,火焰山斗战牛魔王、铁扇公主,狮驼岭遭遇老魔青狮怪、二魔白象怪、三魔大鹏怪„„等等,这些妖魔个个神通广大,邪恶多端。比如在与铁 扇公主的周旋中,聪明多智的悟空避免不了遭受欺骗;比如小灵山黄眉老怪只一个后天袋子即可将悟空所借众将全部收服,而待弥勒笑佛显身,悟空欲报仇又须隐忍。当然,我们的主人公在与他们的战斗中也曾因担心师父遇害而怅惘悲啼,但是不曾放弃对自身职责的坚守,反而愈战愈勇,历经千辛最终功成名就,成为“斗战圣佛”。做到这一点就是悟空精诚的最好说明。至于诚信,则更多偏于对“信”的强调。孙悟空是文学作品中一守“信”德的典型,成为“信”德的实践者。石猿刚称王就知道“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的道理。类似例子数不胜数。 悟空对个性自由不懈追求的性格特点则源于道家所关注的即是作为主体的自我。庄子﹒骈拇》中有言:“自虞氏招仁义以挠天下也,天下莫不奔命于仁义,是非以仁义易其性与?”这里的“性”即是人之个性,本性。某种程度上,道家对仁义的否定,便已蕴含了对个性的注重。道家注重个性,他们的理想追求就是阮籍《咏怀诗》中说道的“谁言万事难,逍遥可终生”的逍遥境界。正是在这种注重个性自由的文化品质的影响下,孕日月精华而生的灵猿才会乐于“行走跳跃,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夜宿石崖之下,朝游峰洞之中”(1回),才会乐于“日逐腾云驾雾,遨游四海,行乐千山”。即使在取经途中面对乌鸡国国王的让君位一举,悟空也是笑着答道:“不瞒列位说,老孙若肯要做皇帝,天下万国九洲皇帝,都做遍了。只是我们做惯了和尚,是这般懒散。若做了皇帝,就要留长头发,黄昏不睡,五鼓不眠;听有边报,心神不安;见有灾荒,忧愁无奈。我们怎么弄得惯?你还做你的皇帝,我还做我的和尚,修行去也”(40回)。这可视为悟空对生命自由的宣言。对于他而言,自由才是人生追求的至高境界!同时,也正是对个性自由的坚持才会使悟空在权势显贵面前彰显自然本性,无所顾忌而坦然自若。我们只要想到悟空对待玉帝、如来、观音、师父和诸多的人间君主都敢说敢骂的作为,只要看到他逢妖必打,见恶必除,不管唐僧怎么拘管他,他照样我行我素,独立不移的作风就可以知道:个性、自由乃是悟空生命的基调和亮点。

《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和唐僧性格颠倒一下会怎样? 孙悟空的性格特征

「江流儿,金蝉子转世,煮熟食用,可长生不老……」

我满意地放下笔,用咒音术将这个消息传遍了三界。

手上的佛珠发出不安的鸣响。

那声音却让我兴奋至极。

十世轮回,终该做个了断了。

(一)

「我是真不知道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头上!」

春风渐暖,阳光和煦。

我却只觉得脊背生寒,犹坠冰窟。

孙悟空一步步朝我逼近,阴森的表情,充满了杀气。

「江流儿,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怎么我一醒来,头上就多了个金箍,你却毫发无损?」

我知道,如果我解释不清,他只怕不会轻易放过我。

「孙悟空,这一个多月,你那些好酒好菜是不是我给你送的?今天如果不是我揭下符咒,你这会儿是不是还被困在山中动弹不得?

怎么,重获自由了就翻脸不认人么,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该理你,由得你自生自灭才好。」

我捏着手中的半张符咒,努力做出倔强又委屈的模样。

孙悟空面硬心软,最是吃这一套。

算起来,他被关在山中也有五百年了,如此显眼的符咒在五行山的山脊上飘了五百年,竟从未有人敢动它。

这难道,是如来耀武扬威的小把戏么?

真是可笑至极。

眼见孙悟空眼里的杀意退却,狐疑却不减分毫,我只得凑上前扯了扯他头顶的金箍,而金箍纹丝未动:「孙悟空,传言说,金箍一旦戴上,就只有启动者才能把它拿下来,可见想害你的人,并不是我。

再者说来,刚刚天崩地裂的,连你这个当年在天庭呼风唤雨的人物都晕倒了,我一个肉眼凡胎的小和尚,还能给你戴金箍呢?」

不经意间流露的赞许果然令孙悟空很受用,即使仍然板着个脸,他似乎还是打消了怀疑,转而召唤出了这一片的土地公。

土地公巍巍颤颤地冒出头来,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土地老儿,你可看见是何人给俺老孙戴上了这金箍?」

「这……」土地为难地抬起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土地公,究竟是何方神圣想要操纵大圣,若是怕得罪不起,您说个大概也行啊。」

我一把扶住几乎快要摔倒的土地,紧紧地用力扣住他的手臂。

土地偷偷地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撇我,又抬眼瞧了瞧孙悟空,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是…是西天的人。」

说罢便用力睁开了我,慌张地遁地而逃,只留下我和孙悟空两个站在原地。

「土地公说的,可是西天佛门的那个西天么?」

我明知故问。

孙悟空眉头紧锁、神情严肃,似乎是在考虑对策。

「听说…金箍是个可怕的物什,戴上他的人会对启动者言听计从。」我一边观察着他的反应,一边打抱不平:「这不就是变着法换了座五指山嘛……」

抓住时机,我在本已冒起青烟的火堆上又添了把柴火。

不出所料,孙悟空一听这话,立马激动了起来。

他没理会我,急匆匆地转头就想要飞身离去。

然而一向载着孙悟空云游四海的筋斗云,此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召唤出来。

这一幕并不出我所料。

但我还是带着惊讶的语气,故作疑惑:「悟空,你的筋斗云呢?」

孙悟空浑身紧绷,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该不会,你的法力也被金箍封印了吧?」

在笼罩着的低气压中,我步步紧逼。

这次,出乎意料地,孙悟空竟然平静了下来,喃喃自语道:「不过是问了他一个问题罢了……」

他转过头,看着西天的方向,朝山下走去。

夕阳余晖映在他身上,我竟觉得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

五百年前……

眼看着孙悟空渐行渐远,我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悟空,要去西天嘛?我陪你一起呀。」

五百年了,如来,我们很快就要再见了。

(二)

几天以来,我忽略孙悟空的白眼,无视他的警告,数次反侦察到他的躲闪,始终在他身后与他同行。

走过漫长山路后,一片热闹非凡的集市终于映入眼帘。

经过一家小酒馆时,我上扯住了孙悟空的胳膊。

「悟空,咱们去这家酒馆,填填肚子吧?」

他停下来,斜睨着我,用眼神示意我离他远点。

死猴子!

我手捂着肚子,一脸虚弱难受的模样。

「我饿得快不行了……」

「你饿不饿与我有何相干?」

他不屑道。

我愣住,看着他,挤出了两粒豆大的泪珠。

然后慢慢地转身,失落地独自向前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果然,走到第五步时,孙悟空在身后咒骂了一句:

「真麻烦。」

然后,一个跨步上前拎着我,走进了酒馆。

小酒馆里一向是有说书者来为酒客们助兴的,这家也不例外。

一只黑熊精,拿着块板砖,在酒馆中央的戏台子上讲得唾沫横飞:

「二郎神杨戬,多好的神啊,可惜啊,怎么就偏偏认识了我们的齐天大圣呦…」

果不其然,不管过去多少年,孙悟空的陈年旧事,永远都被妖精们津津乐道。

「话说当年,二郎神君的母亲因仙凡之恋触犯了天条,天上地下,那是没有一位仙官愿意前来惩治的。

只有他孙悟空,承蒙神君收留,一直以来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到头来却反咬一口,将恩人的母亲关于山中,以此作为献给玉帝的投名状。

不过这倒是也难怪,石头里蹦出来的泼猴儿,怎么会有心呢?!

可惜啊,任凭怎么巴结,人家天宫到底是瞧不上他,只叫他做个弼马温,去养养马而已。这家伙还敢大闹天宫?真是不自量力!」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抬眼观察对面的孙悟空。

已经过去五百年了,他还会为了这些闲言碎语伤心么?

大名鼎鼎,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孙悟空,会伤心么?

然而孙悟空却是面无表情,在黑熊精聒噪的声音中,他平静地用完桌上的酒菜,便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连饭钱也没有留下。

想必是算准了我会付账吧。

可惜,他算错了。

我不但不打算付账,还要唱一出好戏。

站起身来,走上戏台,我在黑熊精诧异的表情中夺过他手里的板砖,狠狠地拍在桌台上。

「齐天大圣去了天宫还能养马,你们,却连天宫的门都摸不到,就算是摸进去了,也不过只有当坐骑的份儿。」

我的狂言妄语使得整座酒楼瞬间鸦雀无声,在座所有妖怪的视线全部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许久,一只小妖打破了尴尬与沉寂:

「看他这模样,好像传言里的那个江流儿!」

听了这话,一旁的黑熊精马上凑近我仔细地闻了闻:「他身上有莲花的味道,金蝉子转世,错不了,他就是那个让人长生不老的江流儿!」

话音未落,群妖明显开始骚动起来。

我不以为意地用余光留意着酒馆的门口,等待时机开始我的表演。

不过片刻时间,孙悟空走不了多远。他听力素来极佳,必定能听到这里的动静。

能听到我的仗义执言,亦能听到我因此而身陷囹圄。

若是他来了,说明他被我感动认可了我,那我只管装作被解救的可怜孩子,借由他的使命感赖着他一起西行。

若是没来,我亲自解决这帮妖孽,再跟上他又有何难,以他的性子,必不好意思开口问我,连个慌也不必扯。

一切都是定局,唯一的变数,只有孙悟空的心。

台下群妖已蠢蠢欲动,即刻便要一拥而上。

我闭上双眼,静气凝神,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黑暗之中,我感受到,自己的衣领仿佛被谁给勾了起来。

(三)

即使闭着眼,我也知道抓着我的是谁。

可是在睁开双眼,确认眼前正是孙悟空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喜悦油然而生。

孙悟空什么也没有说,他带着不容侵犯的气场,在群妖的注视下,一路将我拎出了客栈。

而此前还在议论孙悟空的妖怪们,竟是没有一个敢吭声。

出了集市,又是跋山涉水的一段路程。

孙悟空全程无言,我也依然还是跟在他身后。

我们两个就这样彼此别扭,却又互相陪伴着,一直走到天色渐晚。

幽深黑暗的山洞里,我用捡来的几支枯木努力想要架起火堆取暖。

而孙悟空则是优哉游哉地坐在洞口,扭头看着外面阴森森的无尽树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背影有些落寞,似乎承载了整片丛林的萧瑟,看上去那么孤独,又那么的无所谓。

而我却总是忍不住地去回想,在集市里,他救我出去的时候,我的心情。

明明只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试探,为何我总是如此念念不忘?

惨白的月色渐渐铺满丛林,透过山洞口映得孙悟空身上一片明亮,而我则在黑暗中,在他的背后,注视着他。

手下的枯木生了烟,微弱的火光逐渐燃起,映得我脸上半阴半阳。

「看不出来,你还会生火。」

孙悟空不知什么时候回过头来看向我的火堆。

「是在对我说话么?」

听到山洞里自己的回音,我才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已经把心中的疑惑宣之于口。

然而孙悟空全然无视了我的提问,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集市里的那段说书,你是不是早就听过?」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借着月光看向孙悟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色太过苍白,他看上去有些脆弱。

而孙悟空似乎不需要任何答案,继续发问:「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这到底是在同我说话,还是自言自语呢?

尽管分不清楚,我还是从他的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回答。

「因为我也想去西天,可一个人上路太危险,」我顿了顿:「纵然从前不知晓,现在你总该知道,吃了我,就可以长生不老吧。」

面对这微妙的话题,孙悟空一时间似乎也不知道该作何回复,只是怔怔地看着我。

「明知道只要吃了我就会长生不老,可是我们两个今天在深山老林里走了一路,你也没有对我下过手,」我认真地回望孙悟空的眼睛,回答了他想问又没问出口的问题:「悟空,我相信你不会伤害二郎神。」

说完,我便不再理会孙悟空,继续忙活起了手中的柴火。

孙悟空也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叹了口气,继续扭过头去赏月。

就在我手中的火势逐渐稳定之时,一阵不寻常的风声沿着哗哗作响的树丛袭来,吹得我的火苗东倒西歪。

孙悟空立刻直起后背,向洞外张望。

我知道,那是他警觉时的表现。

「是有山间的野兽奔着火光而来么?」

我爬到孙悟空身后,歪着头向外面张望,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是我的老友罢了。」不知何时孙悟空将他的铁棍拿在了手上,站起身来。

老友?

五百多年了,孙悟空还会有老友么?

「不会是地府的人来了吧?」我站起身来,扯了扯孙悟空的衣服,将我十世修行的经验之谈告诉给他:「阳寿已尽之时,地府钦差会化作生者最想见到的人,渡他去地府来着,不管你有多思念这个老友,可千万不能跟着走。」

「生死簿上早已没有我的名字,老友就是老友,好久不见,倒真是该叙叙旧了。」

孙悟空的语气毫无波澜,话却是说得怪里怪气。

只怕这位老友看到他手中的武器,是不会感受到重逢的喜悦了。

胡思乱想之际,风终于停了下来。

朦胧月色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不远处伫立着。

(四)

「齐天大圣,别来无恙。」

那身影缓缓走近山洞,借着月色,我隐约看到他的头顶上似乎还有一只若隐若现的眼睛。

是二郎神。

孙悟空在集市露面才不过半天,他竟是来得如此之快!

无视我的存在,二郎神径直向着孙悟空走去。

「你来做什么?」

孙悟空杵在洞口,没有半点让二郎神进来的意思。

「去五指山探望故人,却发现不仅故人不在,连山都没了,你说我能不忧虑么?」

二郎神倒也不恼,淡定地绕过孙悟空,走进山洞里。

「我问你有何贵干。」孙悟空拽住二郎神的手臂,没有让他继续向前走。

「如果我说,我有事想请你帮忙,你会愿意尽绵薄之力嘛?」

二郎神停下脚步,半戏谑半认真地问。

「帮忙?」孙悟空的音调瞬间高了一个八度:「上一次我帮完你的忙,被压在五行山五百年;这一次,你觉得我还会帮你么?」

「上一次请你关押家母,害你背了黑锅还失去五百年的自由,并非我的本意;不过这一次,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一雪前耻的机会。」

二郎神此话一出,我不由得有些吃惊。

我当然能想到以孙悟空的个性,断不会伤害二郎神,却想不到一向声名远扬的二郎神君,竟还有这样一面。

「呵,不必。」

孙悟空没了耐心,短短几个字,想打发二郎神走人。

而二郎神却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们这一来一回,兜兜转转,未免进展太慢。即使二郎神来得比我预计要早,但是既然来了,就不能放过机会。

看了看孙悟空,我转头拿起一根枯枝填进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更盛的火光照得整个山洞亮亮堂堂,映得那金箍上星星点点。

果不其然,这光影吸引了二郎神的视线。

「孙悟空,你头上戴的可是金箍?」

孙悟空摸了摸头顶,转过身去背对着二郎神,没有说什么。

「看来我其实根本无须费心劝说了。」二郎神的语气没有丝毫变化,表情却是逐渐变得放松:「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只要你愿意出面用这宝莲灯劈开华山,救我妹妹出来,我便开启天眼,助你找到金箍的启动者。」

宝莲灯。

看来传言不假,留存着天地间第一缕光的圣物果真就在二郎神手中。

宝莲灯虽已残破无法重现当日辉煌,但是劈山开路,绝不成问题。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现在就稍稍透露给你一点小信息,」二郎神再接再厉:「金箍的启动者,是一个有仙力的孩子…」

「够了!」孙悟空厉声制止了二郎神:「杨戬,我是不会和你交易的,你走吧。」

「孙悟空,这可是你扭转口碑的好机会。浪子回头比好好先生更受推崇,难道你要一直过着这种,世上无人信你,你亦相信无人的日子么?」

二郎神斜倚在山洞的壁沿上,漫不经心地抛出最后的诱饵。

孙悟空闻言,抬眼看了看我,见我也在瞧着他,很快便转移了视线。

他沉默了片刻,说道:

「你怎知世上无人信我。」

语毕,他便扬长而去。

只留下我和二郎神面面相觑。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