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子里很强势的星座女

有些狮子女内强外胆小。狮子女自身也是一个很强势的星座,她们天生自带王者的气场,浑身散发着“女王”范儿,让人感觉高不可攀,甚至一些胆小的男人都不敢与其接触,因为狮子女的气场太强大,以至于让别人会产生自卑的心理,狮子女就是这样的强势。狮子女十分珍惜自己的“羽毛”,别看她们是女生,也是非常爱面子的存在,一旦有人让她们感觉难堪,让她们丢了面子,狮子女会毫不客气地表现出自己强势的一面出来,以狮子女的霸气形象,会让你体验一把真实版的“河东狮吼”,之后让你心有余悸,再也不敢挑战她们的底线。可以说一般人是无法收服狮子女的,除非你够强大,有真才实学值得她们佩服,才会安心听从于你,否则,如果你没什么本事,那是想也别想。

哪个星座的妈妈强势?

狮子星座的妈妈强势狮子座女生独立性强,不喜欢男友发号施令。很可爱,但很要面子。喜欢去高档商场买名贵的化妆品和衣服,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做事讲原则,内心充满正义感。有洁癖,不喜欢与他人共用一个东西。最害怕的是被人瞧不起,怕自己做不到想象中的光芒四射,为此充满自卑,容易被激怒,不能接受被忽视的事实。

是天秤座天秤座的人朋友众多,有什么心里不舒服,他们喜欢找朋友们诉说烦恼。他们不会随便找个朋友,他们找的朋友大多能安慰他们,能开导他们,能够让自己迅速走出负面情绪的人。生性开朗的天秤,他们自我调节能力也是非常强的,再加上朋友的安慰,很快就能将负面情绪一扫而光。

你读过最爽的爽文有哪些? 骨子里很强势的星座女

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

自归来,他视我无睹,和她言笑晏晏如胶似漆,还许诺让她明媒正娶进门,作平妻。

我付出良多,他却枉顾我尊严,为着小妾伤我彻底。既如此,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不如一纸休书断干净。

1

「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

前院鞭炮齐鸣,正在迎接元毅辰凯旋,而我尊敬的婆母以「后宅妇人不宜面见外男」为由,命我在画霜院等着。

妙樱从前院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催促道:「小姐,你怎么没反应?」

我拨金算盘的手一顿,故作高深地摇头,「他是将军,还是尊贵的承安侯,我骂不得,打不过,不如省点力气,多赚点银子。」

比起丈夫纳妾,我觉着还是没钱更为恐怖。

我是商籍,嫁给元毅辰算是高嫁,父亲担心我受委屈,成亲时给了我十二条街的商铺做嫁妆,珠宝店、绸缎庄、胭脂铺、酒楼客栈,应有尽有,每年盈利颇丰。

有银子傍身,日子倒也不至于太难过。

只是元府的人始终看不上我的出身,婆母曾当着一众夫人的面,说我上不得台面,肚子也不争气,两年时间也未替元家开枝散叶。

可她明明知道,大婚当日,元毅辰奉命前往边疆,只仓促揭了盖头,一走就是两年,只怕此时他连我长什么样也不记得。

若是我肚子争气,那才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秋风瑟瑟,画霜院中的梧桐叶子开始泛黄,摇摇欲坠。

妙樱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自顾地坐在我对面,拿起一本账册,幽幽道:「你赚的银子八辈子都花不完,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我一听,甚觉有理。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人死了钱还没花完。

想到我辛苦赚的银子可能会便宜某个倒霉孩子,我瞬间心痛到无以复加,当即从百宝箱中拿出十万两银票,交到妙樱手上:「帮我把西郊的地买下来,有多少买多少。」

西郊有千亩良田,原本属于某位大臣,可听说那家的独子得罪了明王,赔得倾家荡产,连祖产都卖了,这才保下了那个败家子。

虽说我不缺钱,可地当真没多少,若是遇上天灾,有钱倒不如有地。

多囤些粮食才是正经的。

妙樱显然十分认同我的想法,自动忽略前院的事,凑到我跟前谄笑道:「小姐,既然买都买了,不如把西山的杏子林也买下来吧。」

春暖花开,可以赏杏花,天气稍热时,可以吃到新鲜的杏子,吃不完的也可以拿去卖,稳赚不亏。

我稍加思索,觉得甚好,大手一挥,「准了!」

花钱的时候总是分外愉悦,看完账本,发现商铺的盈利又涨了不少,不禁感叹:「花钱的速度太慢,着实郁闷。」

妙樱一脸无语。

晚间,前院的丫鬟前来禀告,说是老夫人请我过去用膳。

我特意换了身衣裳,华贵而不失优雅的云锦,嵌着五彩宝石的金钗,满绿的翡翠手镯,衬得我肤白如雪,娇艳无比。

我像一只发着光的金孔雀,花枝招展地来到前院,看到我的一瞬间,婆母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嫌弃。

「沈氏,来见过你妹妹。」

我一看,许久不见的元毅辰的身后站着一位女子,小腹暂时还看不出隆起,羞羞切切的模样,脸颊染着红晕,头发枯黄,似乎有些营养不良。

也不过如此嘛。

元毅辰却对她十分在意,好似害怕我伤害她一般,将她护在身后,做足的保护的姿态。

我笑道:「这就是夫君带回来的姑娘,长得真是……清新。」

那姑娘脸色一僵,差点哭出来。

元毅辰顿生怜爱之情,冷冷地瞥向我:「夫人为何要刁难柔儿?」

2

周围的人都对我怒目而视,可我明明什么也没做。

甚至可以说,我才是那个受害者。

夫君和别人有了孩子,还堂而皇之地将人带回来,虽然明面上没人说什么,可到了明天,我就会成为夫人圈里的笑柄。

这些都没人在意,在他们眼中,此时的我只是个善妒的恶妇,正在欺负楚楚可怜的小姑娘。

下人有意见只能憋着,婆母却不会为难自己,拍板道:「柔儿已经怀了毅辰的孩子,总不能委屈了她,就迎入府中,暂时当个贵妾。」

暂时?

我笑了。

若是他日柔儿生下男孩,是不是还要抬为平妻?或者更甚,休了我这个正妻,给她腾位置也不一定。

我看向元毅辰,只见他一脸认同。

整个屋子安静极了,落针可闻。

我不说话,端起茶盏饮了一口,清冷的香气在口中蔓延。

这是上好的雪芽,茶树在雪中发芽,开春前,茶农冒着大雪采摘,每一片茶叶都是最鲜嫩的芽尖。

一两茶,千两金。

我巴巴地送来,不落一句好,反而被婆母指责奢靡。

不过她倒是不嫌弃茶叶,两年喝了十几斤。

眼见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存在感最弱的柔儿忍不住开口:「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和辰郎是真心相爱的,求你不要怪罪我们。」

她宛若一朵娇弱的小白花,风一吹就倒了。

于是我又成了恶人,平白遭受一堆白眼,只可惜妙樱不在,不然该让她学学,人家这才叫女子!

「柔儿姑娘,既然母亲和夫君都喜欢你,我也不好说什么,便听母亲的,当个妾吧。」反正我也无力阻止他么的决定,不如卖个人情,「眼下风铃院还空着,我命人收拾一番,你便住那里吧。」

风铃院离元毅辰住的和风院最近,也算是成人之美。

可惜元毅辰不识抬举,无情拒绝:「不用,柔儿跟我住。」

这可真是将我的脸面踩在地上摩擦。

我扯出一个笑,忍下将茶水泼到他脸上的冲动,「夫君开心就好。」

目的达成,他们三人舒了一口气,吩咐人摆膳。

一道道珍馐美味,色香味俱全,我却连筷子都懒得提。

柔儿看得目不转睛,眼中放着光。

元毅辰贴心地为她夹菜,郎情妾意,羡煞旁人。

看得我心头滴血。

东海大黄鱼,二百二十两;黄焖鱼翅,八十两;五蛇羹,一百两;清汤燕窝,两百两。

「还是家中的厨子手艺好,儿子许久没吃到如此美味了。」元毅辰连吃了两碗米饭,又让人盛了第三碗。

婆母见儿子胃口好,十分欢喜:「你喜欢就好,明儿还让厨房给你做。」

明儿还做?

我在心中冷笑一声,您可真敢想。

且不说花费,但是食材,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我找了一个月,才勉强找到这些食材,原本打算为我爹祝寿。

他老人家,别的爱好没有,唯爱美食。

这下可倒好,一个月的时间,为他人做了嫁衣。

柔儿吃得满嘴流油,老太太也似乎也觉得今天的饭菜格外香,也多吃了一碗汤。

我叹了口气,我的银子啊!

3

元毅辰在家休息一天便去上朝了,陛下龙颜大悦,夸赞不少,封赏却少得可怜。

倒是我莫名其妙得了个诰命。

妙樱也带回了好消息,西郊的地虽然有不少人看上,但耐不住我财大气粗,以超两成的价格拿下了。

眼下正是播种的季节,西郊的地只有一半是田地,另一半荒着,实在浪费。

作为商人,自然要最大程度地利用资源,拨动着金算盘,稍作合计,又拿出一沓银票,「另一半的地用来盖酒楼和客栈,修一条路,直通到西山山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是我出嫁前的见闻,那是在江南,一位姑娘在山脚下开了酒楼与客栈,美其名曰「农家乐」。开始时所有人都笑话她,觉得她铁定赔得血本无归。

可当客栈建成后,恰逢满山桃花盛开,游人络绎不绝,她的酒楼生意火爆,赚得盆满钵满。

妙樱也见识过,自然懂得,她眼睛一亮,提议道:「京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不怕贵,就怕不够贵。不如咱们就学玥姑娘,弄那个什么会员制,花钱越多等级越高,到时肯定有傻子大把花钱。」

我赞许得摸了摸她的头,不愧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就是心善,不赚穷人的钱。

我将这件事交给妙樱,她最懂其中的门道,虽然年纪尚小,手段却是不俗。

正想着白花花的银子即将进入我的口袋,突然有丫鬟前来禀告,谢姑娘来了。

柔儿本名谢柔,边境的农家女,时常受战火波及,食不果腹。

不过她运气好,遇见了元毅辰,一步升天。

我对她倒没什么意见,从前在生意场上,各种妖魔鬼怪见多了,下限也变低了不少。

她来找我,依旧一副羞答答的样子,还未开口,脸先红了。

「柔儿姑娘,有话不妨直说。」我手中把玩着金算盘,算盘珠当当作响。

这是纯金打造的算盘,小且精致,是十岁那年父亲送我的生辰礼。

谢柔看着算盘,眼中闪着奇异的光,「姐姐,夫君让我来找你商量……过门的事,你知道的,拖久了我身体不方便。」

说完她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我一愣,娶个妾而已,还要大操大办不成?

可见谢柔的表情,似乎元毅辰就是此意。

我无语半晌,扶着额头,为难道:「柔儿姑娘,府里还是母亲在当家,你找我也没用啊。」

这我是真的没骗她,元府大大小小的事,全是老夫人做主,我算哪根葱?

要不是钱多,只怕是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谢柔低下了头,不知在盘算什么,而后突然起身,有些冷淡道:「那柔儿就不打扰姐姐了。」

她身旁的丫鬟连忙扶着她,像是她腿脚不好似的。

我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晚上,元毅辰来到画霜院兴师问罪,说是谢柔从我这回去后就开始肚子疼,险些小产。

他认定,是我妒忌谢柔,想要伤害她的孩子。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我一整个下午都在看账本,哪来的时间去害她?

「夫君,你便如此不相信妾身?」

他一脸嫌恶,恨恨道:「沈怀妆,要是柔儿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我心中一冷,笑道:「夫君既认定妾身蛇蝎心肠,那便一别两宽,就此和离吧。」

4

我与元毅辰的婚事本就是个错误,可以说,我们本无缘,全靠我爹花钱。

承安公去世得早,在元毅辰崛起之前,元家已经没落,只剩下一个虚爵和一副空壳子。

而我爹,觉得元毅辰年少上进,人又孝顺,将来必定是个好丈夫,于是拼命朝他身上砸钱。

陛下命他镇守边疆,粮草不够,我爹送;棉衣不暖,我爹送。若不是不能私造兵器,只怕我爹还能送去刀剑。

也因如此,老夫人才会低下她高贵的头颅,答应了我与元毅辰的婚事。

只是我爹千算万算,肯定没有想到,元毅辰确实是个好丈夫,只不过不是我的罢了。

自我说了和离,元毅辰再没踏足过画霜院,我也乐得清闲。

要说我有多难过,那倒不至于,毕竟我与他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更别说什么夫妻之实。

眼下他忙着娶他的心上人,哪里还有闲工夫管我。

元府一片喜气,大红的绸花挂得到处都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准备娶妻。

元毅辰不忍心谢柔受委屈,样样都要最好的,瓷器要定窑的,家具要黄花梨的,嫁衣的花纹更是用金线来绣。

与正妻成婚时都没有的排场,这次全部都被安排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偏宠小妾。

我拨着金算盘,忍不住赞叹,当初娶我时,元家哭穷,一切从简,总共花费不到两千两。

而今看来是发达了,娶个妾至少花费五万两。

我在府中散步时,不巧又遇到她谢柔,此时她气色好了不少,京城的风水就是养人!

她肚子似乎变大了些许,脸上有几分得意:「姐姐,柔儿的婚事多亏了姐姐操持,柔儿在此谢过姐姐。」

我连忙否认:「你的婚事都是母亲和夫君准备的,我可半点没插手。」

我若是不撇清关系,万一到时出了事,那必定又是我的责任。

想到上次吃的亏,我又默默后退三丈远,生怕她碰瓷。

谢柔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转而生硬地转移话题,温柔地抚摸着肚子:「夫君说,待我生下世子,便抬我做平妻,他还担心姐姐不答应,但我知道姐姐不是那样善妒的女人。」

我脸色骤然变冷,从前他们作妖,我可以容忍,毕竟只是个妾,任凭他再怎么宠爱,也翻不出什么浪。

宠妾灭妻的罪名,只要御史参一本,足够让元毅辰失去圣心。

当今陛下乃是嫡子,当初险些被庶子夺了皇位,若不是胞弟明王誓死相助,只怕此时龙椅上已经另有他人,因此他最为厌恶朝臣宠妾灭妻。

平妻也好,说到底依旧是妾,不过说起来动听了那么一点。

可谢柔说,待她生下世子……

原来她的孩子还没出生,元毅辰便已决定立它为世子。

嫡妻还没死呢,就打算好立庶子为世子。

难不成是觉得我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

罢了,反正我本来也不想和他生孩子。这两年的时光就当喂了狗,强扭的瓜不但不甜,还发烂,发臭,我该放过自己了。

对上谢柔笑意盈盈的眼神,我冷漠道:「我是。」

5

元府的请帖送往各处,招摇到仿佛告诉全天下:我元毅辰宠妾灭妻,快来参我啊!

朝中许久没有大事,御史们正愁不知怎样在陛下面前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