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太强势了会怎么样

强势女人有多可怕?

强势的女人非常的可怕,可怕到有时候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都会像一只老鼠见到猫一样。这种女人的强势是全方位的,她不单单在生活方式上要强势,在精神生活上也是没有任何的退步的可能的!有时候他就是那种所谓的河东狮吼了,在家里的话她会管这管那,管到老公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在职场中她又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女人,走起路来都可能会寸草不生的。

在女强男弱的情况下,婚姻尚可维持,但往往会有一条底线,女人在没有突破男人心目中的底线之前,男人会选择避让、忍让等在外人看来是懦弱的方式来迁就女人;但一旦女人突破底线,触了男人的逆麟,男人就会象火山一样爆发出来,要么就是离婚,要么就是对女人的所有行为都采取对抗的方式来应对,如果到了这种情况女人还不知道收敛,那结果也是以离婚收场。

强势女人有多可怕?

强势的女人非常的可怕,可怕到有时候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都会像一只老鼠见到猫一样。这种女人的强势是全方位的,她不单单在生活方式上要强势,在精神生活上也是没有任何的退步的可能的!有时候他就是那种所谓的河东狮吼了,在家里的话她会管这管那,管到老公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在职场中她又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女人,走起路来都可能会寸草不生的。

在女强男弱的情况下,婚姻尚可维持,但往往会有一条底线,女人在没有突破男人心目中的底线之前,男人会选择避让、忍让等在外人看来是懦弱的方式来迁就女人;但一旦女人突破底线,触了男人的逆麟,男人就会象火山一样爆发出来,要么就是离婚,要么就是对女人的所有行为都采取对抗的方式来应对,如果到了这种情况女人还不知道收敛,那结果也是以离婚收场。

如何以「我发现了男友/女友的秘密」为开头写一篇故事? 女人太强势了会怎么样

我发现了男友的秘密。

他的家中,关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此刻我趴在门缝儿上,看着他一遍遍地抽打着女人娇嫩的身躯。

女人疼得发出低低的啜泣声,但孟泽依旧没有停手。

昏暗的灯光下,地板上都是斑驳的血迹。

「求求你放过我,直接杀了我吧。」女人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空洞地看着孟泽。

孟泽冷笑一声,他抓住女人的头发,一拳头猛地击打在她的脸上。

01

我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踩中了一个瓶子。

就在这个时候,孟泽猛地扭头,漆黑的眼神直勾勾地望了过来。

幸好我已经躲在了柜子里,他并没有看到我。

孟泽推门,走了出来。

他的侧脸阴冷无比。

我躲在柜子里,大气不敢出。

孟泽缓缓地扭头,我看到他的眼神停留在了我藏身的地方。

我的心脏猛地加快。

好在孟泽只是看了几秒就移开了眼神,走了进去。

这一次,我听到他锁上了门。

门内,响起女人的惨叫声。

我不敢出来,躲在里头瑟瑟发抖。

十五分钟之后,孟泽走了出来。

我从柜门的缝隙中注视着孟泽的一举一动。

孟泽冷淡地抽了一根烟,他厌恶又冷漠地脱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曾经让我脸红心跳的精壮肉体。

他上楼了。

而且他还锁上了地下室的门。

我被孟泽困在了地下室。

等楼上的声音彻底地消失后,我才从柜子里钻了出来。

今天,是我和孟泽在一起的一百天纪念日。

本来我打算给孟泽一个惊喜,早早地溜进他的家中,可没想到,会撞见如此恐怖的一幕。

我惊恐不已。

我想要进去看看那女人的伤势,但门被一把大锁锁得严严实实。

那女人还活着。

我能听到微弱的呻吟声。

我压低声音,朝着门内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报警,救你出去的。」

门内的呻吟声瞬间消失了。

显然里头的人非常惊讶我的存在。

随后里头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不……能报警。」

我不理解。

为什么不能报警?

虽然我还爱着孟泽,但这明显是非法监禁。

我趴了下来,朝着门缝儿下望去。

我看到了一双漆黑的、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女人也趴在地上,直勾勾地望着我。

「你是他的……女朋友?」那女人吃力地说道。

我紧张地「嗯」了一声。

那女人吃力地继续说道:「我知道他把这里的钥匙放在了哪里,就在那边的铁桶里,有备用钥匙。」

我按照女人的话,来到了一个红色的铁桶前。

果然看到了钥匙。

还有许多张烧毁的照片。

我拿起钥匙和这些几乎只剩一半的照片。

这些照片非常触目惊心。

全是各种女人死前的惨状,以及断臂残肢。

「你的男友,是一个变态的杀人犯。」女人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02

我并不想承认孟泽是一个杀人犯。

他性格很好,笑起来很好看。

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咖啡厅认识的。

阳光洒在孟泽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鬼使神差地,我走上前要了他的微信号。

身为一个男友,孟泽做的无微不至。

但此时此刻,赤裸裸的证据就摆放在我面前。

女人的声音像在砂纸磨过一般沙哑难听。

「他喜欢交往年轻女孩,扮演一个完美的男友,然后把猎物关在这里,慢慢地折磨致死。」

「我恐怕活不长了,他对我已经有点儿失去兴趣了,你是他的下一个猎物。」

「今天是周日的晚上,他要去教会参加祷告会,你可以趁着这个时候逃出去。」

「再晚一点儿……你就出不去了,听过童话故事蓝胡子吗?」

我听过蓝胡子的故事。

蓝胡子公爵娶了一位新娘,告诉新娘不能去最底下的房间,并把钥匙交给了新娘。

结果新娘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进入了那个房间。

她看到了几具倒吊的尸体,是蓝胡子的前几任妻子。

新娘被吓坏了,钥匙掉在了鲜血中,但却怎么也洗不掉。

03

女人古怪地笑了起来。

「他在这扇门上做了标记,你一旦来过这里,他看见你便会发现。」

我猛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手上有深蓝色的印记,格外得明显。

我试图用衣服擦拭,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你现在恐怕和我当初一样,想要抹掉这个痕迹吧,没用的。」

「这是亚甲蓝,用来细胞染色的,一周内根本无法消除这个痕迹。」女人艰涩地说道。

我开始害怕了。

「我为什么不能报警?」我问道。

一听到「报警」两个字,女人的声音陡然变得激动而破碎起来。

「不,绝对不行!如果报警,我们都会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动静。

似乎是车开进停车场的声音。

女人急切、快速地说道:「不好,他回来了!你快点儿离开这里!」

我来不及多想,迅速地冲出了地下室。

可我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我即将开门离开的时候,孟泽开了门。

我们四目相对。

他漆黑的眼睛望着我。

我压下脸上的惊恐和慌乱,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脸。

「你回来啦,我在这里都等了你很久了,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孟泽的眼神如同一条阴冷的毒蛇,在我脸上一点点地扫过。

「白静,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一百天。」孟泽声音轻柔地说道。

我笑盈盈地挽住他的胳膊。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那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

孟泽:「抱歉,我最近比较忙,忘记了,下次一定补偿你。」

我佯装不高兴地说道:「可是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礼物呢,我亲手给你织了一条围巾。」

孟泽脸上露出歉意。

「抱歉,可是静静,你为什么突然戴起手套来了?」

孟泽看着我,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男朋友啊,你忘记我的手到了冬天习惯性地会冻伤,所以医生让我在室内也要戴手套吗?」我不满地说道。

后背的冷汗却缓缓地渗出。

「白静,你能不能摘掉手套,让我看一眼?」孟泽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面无表情地问道。

03

「阿泽,你今天很奇怪。」我笑道,后背却冷汗不断。

「手套摘掉,给我看一眼。」孟泽重复着这一句话。

我收起了笑容,十分生气地扯掉了手套。

「你不是要看吗?那我就给你看!」

我的手指上,满是可怖的烫伤和水泡。

「我尝试着想给你今天做一顿饭,我的手变成了这样!」我红着眼睛说道。

孟泽的视线停留在我的手上好几秒,随后他露出一个心疼的表情。

「对不起,静静。」

我靠在孟泽怀中,抓紧他的衣服,眼神里一闪而过恐惧。

如果不是我刚刚故意烫伤自己,恐怕我已经被孟泽发现了。

孟泽拿出了一个药箱:「来,我给你涂药。」

涂药的时候,我生怕被孟泽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但好在我烫得够狠,他并没有发现。

上完药之后,孟泽打开了蛋糕,他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静静,我来切蛋糕。」

孟泽从橱柜里拿出一把长刀。

刀尖反射出了寒冷的光芒。

突然,孟泽将刀尖对准了我的脖子。

我当场愣在了那里,浑身僵硬。

孟泽笑了起来,刀尖在我脖子缓缓地划过:「以前我都没发现,静静的脖子这么修长、好看。」

我勉强地露出一个微笑:「阿泽,别开玩笑了,你吓到我了。」

孟泽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切开了草莓蛋糕。

草莓的香气传入我鼻尖,我的眼前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孟泽用一根黑色丝带绑住了我的眼睛。

「静静,你听过二十年以前的一个连环杀人案吗?」孟泽附在我耳边,低语道。

我摇头。

失去视觉的感觉,让我觉得十分恐惧。

孟泽的声音轻柔,带着诡异的蛊惑。

「那个杀人犯,他最喜欢吃的就是草莓蛋糕。」

「他每次在杀人之前,喜欢强迫受害者吃下草莓蛋糕,他欣赏她们恐惧的表情。」

「然后他会杀死她们,用非常残忍的方式,听着受害者的惨叫,他觉得自己有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满足。」

「二十年了,警察却从未抓住过他。静静,你说这个杀人犯可不可恨?」

一个冰冷的东西环住了我的脖子。

我浑身颤抖。

「你在发抖,静静。是我讲的故事太吓人了吗?」

孟泽扯下了蒙住我眼睛的丝带。

突然恢复的光明让我不自在地眯起了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低头一看,脖子上,戴着一条漂亮的银色十字架项链。

孟泽亲了亲我的耳垂,笑着说道:「其实我早就准备了一百天礼物了,之前是骗你的。」

我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来:「阿泽,你刚刚讲的故事,是真的吗?」

孟泽沉默片刻,突然笑了:「故事还能是真的吗?」

吃完蛋糕后,我心里愈发恐惧和不安。

孟泽坐在我对面,他直勾勾地看着我,与其说是在看我,不如说是在看我的手。

他还是在怀疑我。

「阿泽,快十点了,我要回家了,不然我父母要担心我了。」我站起身,想要离开。

「静静,你知道我这个别墅,有一间地下室吗?」孟泽突然扯开一抹笑容,望着我缓缓地说道。

04

我强颜欢笑道:「你这里竟然还有地下室吗?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

孟泽笑了笑:「地下室都是堆放一些没用的杂物的,所以从来没告诉过你。」

我松了一口气:「阿泽,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妈管得很严,我该回去了。」

我起身走到门口,孟泽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我。

「静静,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他的手臂修长、有力,往常抱住我的时候,只会让我觉得幸福。

但现在,我心里全是恐惧和不安。

「真的不行,阿泽。」我为难地说道。

我打开了门,外头雨下得非常大,豆大的雨水打在我的脸上,异常的寒冷。

我的车就停在了别墅的大门外。

孟泽没有阻拦我,站在门内。

一步,两步....

我的车近在眼前。

但当我走到车前的时候,我的心却猛地沉了下来。

车的两个前胎,都被人扎破了。

轮胎上,插着几枚图钉。

很显然是有人有意为之。

雨水浇在我的身上,浑身冰凉。

此时,一把黑伞出现在我头顶。

「阿泽,我的车轮被人破坏了,我打车回去好了。」

我坚决要回去。

孟泽见我态度如此坚决,叹了一口气:「可能是邻居的小孩做的,他们非常调皮,之前我的车就被他们划了几道痕。」

「不过静静,你就这么想走吗?不惜编一个谎话来骗我?」孟泽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道。

我僵住了:「阿泽,我.....」

「静静根本就没有妈妈,不是吗?」孟泽缓缓地说道。

寒冷的冬夜,我的脚底蔓延上一丝冷意。

原来孟泽早就调查过我了。

「阿泽,对不起,我不是不想陪你,是我今天实在有点儿不舒服。」我小心翼翼地说道。

孟泽捏了捏我的脸蛋:「我又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不过这个点儿这里打车非常难,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我怎么可能让孟泽送我回去,连忙拒绝说要打车试试。

但孟泽说得很对,我等了十五分钟,还是一辆车都没有。

温度差不多逼近零下了,我今天为了好看穿的还是丝袜,此时冻得瑟瑟发抖。

「先回屋子里吧,等打到车再出来好吗?」孟泽说道。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

至少在这里,我还有求救的机会。

不远处的一间别墅,亮起明亮的灯光,那里一定有人在。

孟泽盯着我,好看的眼睛弯了起来:「你知道吗?最近住在这里的人,从来不会在晚上出去。」

「听说一个变态的杀人犯,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有人在附近见过他的身影,但很可惜,警察至今还未抓到他。」

「邻居们都很害怕,所以他们不会为任何人开门。」孟泽沉声说道。

我的心凉得彻骨。

孟泽:「所以,静静,我们回去慢慢地等,好吗?」

我最终还是跟着孟泽回到了别墅。

突然,我听到地下室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物体倒地的声音。

孟泽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我下去看看,可能是野猫从外面的窗户钻进来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孟泽进入了地下室。

他很快地就回来了。

但他的表情却格外的阴沉。

「那只猫,跑了。」

我一下子听出了孟泽话里的意思。

那个女人,不见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