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星座大全

12星座排名大全?

12星座排名:白羊座 3月21日-4月19日金牛座 4月20日-5月20日双子座 5月21日-6月21日巨蟹座 6月22日-7月22日狮子座 7月23日-8月22日处女座 8月23日-9月22日天秤座 9月23日-10月23日天蝎座 10月24日-11月22日射手座 11月23日-12月21日摩羯座 12月22日-1月19日水瓶座 1月20日-2月18日双鱼座 2月19日-3月20日

十二星座智商排行榜  第一名:双子座  第二名:射手座  第三名:天蝎座  第四名:金牛座  第五名:处女座  第六名:摩羯座  第七名:水瓶座  第八名:狮子座  第九名:天秤座  第十名:巨蟹座  第十一名:白羊座  第十二名:双鱼座  十二星座的花心排行榜  第一名:射手座(97分)  第二名:双子座(95分)  第三名:双鱼座(94分)  第四名:水瓶座(90分)  第五名:天秤座(85分)  第六名:白羊座(78分)  第七名:狮子座(69分)  第八名:巨蟹座(55分)  第九名:摩羯座(45分)  第十名:金牛座(43分)  第十一名:处女座(40分)  第十二名:天蝎座(33分)

12星座排名大全?

12星座排名:白羊座 3月21日-4月19日金牛座 4月20日-5月20日双子座 5月21日-6月21日巨蟹座 6月22日-7月22日狮子座 7月23日-8月22日处女座 8月23日-9月22日天秤座 9月23日-10月23日天蝎座 10月24日-11月22日射手座 11月23日-12月21日摩羯座 12月22日-1月19日水瓶座 1月20日-2月18日双鱼座 2月19日-3月20日

十二星座智商排行榜  第一名:双子座  第二名:射手座  第三名:天蝎座  第四名:金牛座  第五名:处女座  第六名:摩羯座  第七名:水瓶座  第八名:狮子座  第九名:天秤座  第十名:巨蟹座  第十一名:白羊座  第十二名:双鱼座  十二星座的花心排行榜  第一名:射手座(97分)  第二名:双子座(95分)  第三名:双鱼座(94分)  第四名:水瓶座(90分)  第五名:天秤座(85分)  第六名:白羊座(78分)  第七名:狮子座(69分)  第八名:巨蟹座(55分)  第九名:摩羯座(45分)  第十名:金牛座(43分)  第十一名:处女座(40分)  第十二名:天蝎座(33分)

24个星座分别是哪些?

占星学的星座只有十二个,具体日期如下:1.白羊座:3月21日~4月19日2.金牛座:4月20日~5月20日3.双子座:5月21日~6月21日4.巨蟹座:6月22日~7月22日5.狮子座:7月23日~8月22日6.处女座:8月23日~9月22日7.天秤座:9月23日~10月23日8.天蝎座:10月24日~11月22日9.射手座:11月23日~12月21日10.摩羯座:12月22日~1月19日11.水瓶座:1月20日~2月18日12.双鱼座:2月19日~3月20日

二千多年前希腊的天文学家希巴克斯为标示太阳在黄道上观行的位置,就将黄道带分成十二个区段,以春分点为0°,自春分点(即黄道零度)算起,每隔30° 为一宫,并以当时各宫内所包含的主要星座来命名。星座依次为白羊、金牛、双子、巨蟹、狮子、处女、天秤、天蝎、人马、摩羯、宝瓶、双鱼等宫,称之为黄道十二宫 。总计为十二个星群。在地球运转到每个等份(星群)时所出生的婴儿,长大后总有若干相似的特征,包括行为特质等。

有没有能甜到打滚的小说? 12星座大全

我觉得得不到李时暮的心,得到他的人也可以。

偏偏,得到他的人以后,我总觉得我才是被戏弄的那一个。

直到他把保时捷车钥匙递给我,跟我说:「你不是自己说的吗,除了要收集十二星座和十六人格,还要开最帅的跑车,让小奶狗坐你的副驾驶。」

……当场社死。

1

庆功宴上我多喝了两杯,一时酒品不好,居然跑去对李时暮说:「不然你跟我走吧?」

周围的师兄们都在笑,他却依旧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眼尾微微上扬,面部线条轮廓分明,倒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到过分。

我看他一言不发,好不容易依靠酒精鼓起的勇气也没了。

我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不要怂,你平时那么刚一个人,这个时候都把自己逼上梁山了,怎么能怂呢?

然而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啊我可能真的是喝多了……」

没想他却轻轻捏了捏我的下巴,对我低声道:「我跟你走,不行;你跟我走,可以考虑。」

师兄们的起哄声更大了。整个包间热闹非凡,蒸腾着酒气与雾气。李时暮拉着我出了餐馆,十月气温骤降,屋外的冷风一下子吹醒了我。

看我懵懵的样子,他有些戏谑地看向我,眉眼却清俊到过分:「这回酒醒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他却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披在了我的裙子外面:「非要穿这么点儿,怎么可能不冷。」

我低低「哦」了一声。

「走吧。」他又拉住了我的手。

掌心相触,只让我觉得滚烫。

我想到自己为了他抱舅舅的大腿,就算给他们实验室打杂也要掺和进他们的项目,忙忙碌碌了一个学期,好不容易逮住了眼前这个机会——

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于是,我拽住了他:「你自己招惹我的,你今晚得陪我。」

「好啊。」他挑眉,「怎么个陪法?」

大抵上李时暮并没有想到剧情的发展会是我一关门就壁咚了他,把他按在了门上,捧着他的脸吻他。他只是错愕了一瞬,然后反客为主,钳制住了我的胳膊,我俩很快调了次序,带有侵略性的吻重重的来了。

我面对李时暮,永远不占上风。

一想到他在隔壁学校时花花公子的名声,我就忍不住思考他到底有多少个前女友,以及有多少次把女孩子这样压在身下亲吻,才能熟练至斯。

不过我很快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甩掉了——如果你没有办法同时得到一个人的身与心,那只得到身体未尝不错。

这一觉睡醒的时候我整个头都很痛,一半是酒精的后遗症,另一半是不知道怎么收场。我只得对着巨型落地窗外高悬的太阳,拉了拉被子,尴尬道:「师兄早啊。」

李时暮用看笨蛋的眼神看向我。

「不再睡会儿?」他把我的衣服递给我。

我的脸像要滴血那样发烫。

「不了不了,我今天还有事。」我赶忙道,「正事。开学典礼。」

「呵。」李时暮勾了勾唇角,「学生会主席上台致辞是吧?」

我他妈明明是去干正事,却仿佛跟做了坏事一样,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他往枕头上一靠,戏谑地看向我:「挺好的,人前风光的学生会主席,上台致辞的前一晚也要先找人过一夜。非常好的榜样。」

我听出了他语调里的嘲讽,突然觉得心里一梗,随后是漫溢而出的酸胀感。

……在李时暮眼里,原来我是这个样子的啊。

2

我飞奔回宿舍,换了早就准备好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裤,头发扎了高高的马尾,画了淡妆,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每天都非常熟练的微笑。

那个大三的学生会主席秦愿又回来了。端庄的,自信的,游刃有余的。

和面对李时暮的我,完全不一样。

所以太喜欢一个人就容易变得卑微,我面对李时暮永远都不是镜子里的这副样子。

今天是新生的开学典礼,我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致辞,说的都是老师提前审核好的稿子,冠冕堂皇的废话。这篇废话里当然要有典型案例——这个典型就是李时暮。

他跟我一般年纪,已经是博一的学生了。只因他在隔壁读的本科,15 岁大一,大四后直博,如今 21 岁正好博一,已经发了好几篇论文。

我舅舅为了把他招来当学生,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而我没想到我这个外甥女也栽在了他的身上。

我在讲稿里吹捧了一番他作为优秀学生的功绩,并鼓励大家向他学习。底下掌声雷动,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气氛组。

典礼结束后,新生们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问什么问题的都有。

有个人问得很无厘头:「听说李时暮师兄特别帅,是校草级别的!真的假的呀?」

实话实说就是「确实很帅」,可我有点儿吃莫名其妙的飞醋,好歹昨晚我和那个人睡了一觉,也算是捷足先登,现在小师妹们也想来分一杯羹么?

好吧,虽然李时暮不喜欢我,但我也不想增加潜在的竞争对手。

所以我的回答当然是——

「你肯定搞错了。我们信工学院的男孩子掉头发都比较严重,你懂的。」

我又补充了一句:「谈恋爱建议找经管的。」

小师妹「哦」了一声,仿佛恍然大悟。

「搞错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整个人一怔。

李时暮正懒懒散散地靠在墙边,双手环胸,眯起眼睛看向我,继续重复我刚才的话:「嗯,掉头发比较严重?」

我:「……」

「你在说我,是吗?」他歪了歪头,看向我。

「啊哈哈哈哈……」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说我院,这个,整体水平。」

怎么可能说他呢?他好看得像是在发光诶。

小师妹已经对着李时暮看呆了。

李时暮朝她点点头:「师妹好,我是李时暮。」

小师妹呆到没有接话。

我心想完蛋了,又沦陷一个。

我硬着头皮问李时暮:「你怎么会在这儿?」

「哦,我顺便来看看学生会主席的演讲,『榜样』竖立得好不好。」

他咬重了「榜样」两个字,让我欲哭无泪。

睡帅哥是有代价的,我早该知道。

典礼临近散场,围着我的师弟师妹们终于随着人流离去了,老师们亦离席,角落里,只剩下我和李时暮面面相觑。

我这会儿反倒不想跟他独处,毕竟在他眼里我就是那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人。

想到这儿,我就有些心酸。

他永远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又喜欢了多久。

他突然低下头,凑近问我:「你准备找经管的谁谈恋爱?」

我「啊」了一声,猛地一抬头,忽然发现他离我很近。

「许岑?」他说完了这个名字,又冷笑了一声。

许岑,经管的学生会主席。

如果还要加一个描述的话——好吧,是我的绯闻对象。我和他产生绯闻的原因也很无厘头,就是去年我们两个学院联合举办了一场晚会,那会儿我和他昏天黑地地加班准备,然后被人拍了照发到了网上。

可此时此刻,我距离李时暮的鼻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在往上涌,思维也不是很受控制,解释的话也说不出口。

忽然之间,最后几厘米的距离也消失了。

李时暮忽然吻住了我。他单手把我按在墙上,我整个人收缩在他狭小的空间里,贴着他的胸膛。

这个吻的侵略意味并不比昨天晚上少,他攻城略地,我无处可逃。

「唔……不要……」

我都没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那么软那么腻,像是求饶,但更像是在求欢。

最后我整个人被吻到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怎么样?」李时暮问我,「和许岑比?」

「……我又没有吻过他,我怎么知道。」我偏过脸,咬紧了下唇。

他听见我这番话,眸光暗了暗,又捏住我的下巴重新吻我,我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临到最后他还不轻不重地咬了我一口,在我耳畔道:「你下午的课结束后,收拾一下东西,我来你宿舍接你。」

我很想拒绝,很想说「如果在你眼里我是很糟糕的人,那我们就不要保持这样的关系了」,可偏偏心里酸胀得难受,嘴里说出来的还是:「好。」

我是真的拒绝不了他。

3

我特么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因为这种事,被小师妹挂到贴吧上去。

她说信工的学生会主席秦愿就是个骗子,李时暮明明帅得惨绝人寰,秦愿却说他不好看、掉头发。

我厚颜无耻地回复说:「那是为了避免你们玩物丧志。」

小师妹给我打了一长串的省略号。

我顿时心情愉快了起来。

李时暮这人跟在我身上安了雷达似的,我回了帖子还没两分钟,他就截图发到了我微信。

「[图片]」

「玩物丧志?」

「你把我当物件?」

我在屏幕的另一头都感受到了他糟糕的心情,赶紧回复道:「用词不当,用词不当。应该是『贪恋美色』……」

李时暮:「……」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复我:「哦,你就是贪恋美色呗?」

我特么该怎么回答?承认还是否认?

就在我躺在床上纠结得乱翻滚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我得承认 X 轴线性马达的震感反馈真的很好……总之手机嗡嗡两声,李时暮丢来五个字:「我到了,下楼。」

我连滚带爬地背上包下了楼。

他斜斜靠在女生宿舍楼下的白墙边,简简单单的白色 T 恤,水洗蓝色牛仔裤,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随意地插在兜里。似乎余光瞥见我过来了,他抬起头,额间碎发下面是好看到过分的清俊眉眼。

如此简单的着装,勾勒出如此清冽的一个人。

我说「贪恋美色」倒也的确是肺腑之言。

……虽然我不仅仅是贪恋美色。

算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好了。我宁可他觉得我贪恋美色,也不想他认为我只是随便找他约一个晚上。

他低下头,又离我极近,声音很低:「其实我原本想带你去看场电影,或者去哪里玩玩。但既然你贪恋美色,不如我们直奔主题?」

我的耳朵尖一下子就热得滚烫。

他用食指的指尖挑了挑我的下巴,又像逗猫咪似的挠了挠。

完蛋了,彻底沦陷。

这个夜晚过得很迷离。到最后我觉得我的意识都不太清醒。李时暮咬我耳朵,问我喜不喜欢,满不满意,我只能哭着回答喜欢和满意。但他过于厚颜无耻,还跟我说:「可我还没满意,怎么办?」

我觉得这不太符合我们工科男孩子的温厚设定,这家伙简直就是撩人于无形。

最后我腻在他怀里,他身体的温度让我昏昏欲睡。

他似乎对我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第二天叫醒我的是酒店前台的电话,问我今天是否退房。我这才发现时间的指针已经到了十一点,这一觉完全脱离了正常生物钟。

身边已经没有了熟悉的体温。

李时暮离开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我有些茫然和无措,随即是轰然之间的意识清醒。其实我说再多的话也都没有用,我们的关系本身就开始得不正常,他大概已经把我定性成了「过夜对象」。

脑袋有些懵,伴随而来的是心口蔓延的酸胀感。

他并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而我费尽心思接近他,却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我十分难过地回了学校,上课上得心不在焉,晚上学生会例会也开得心不在焉。直到文艺部部长喊了我好几声:「愿愿姐?」

我这才恍然回身:「嗯?」

她对我道:「刚刚说咱们今年的文艺晚会要追加五千块预算……姐你看能批吗?」

「哦,预算单发来。这点钱我们院出得起。」

「好嘞!还有一件事,得姐你亲自出面。」

「什么事?」

「团委书记说我们整个学院是一大家,研究生也要参与进来,今年研院得出个节目。我们寻思着如果李时暮师兄肯登台,咱们今年的文艺晚会肯定效果爆炸啊!你去说说呗?」

「……」我沉默了一会儿,「这事儿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做?你们可以直接找研究生院的人啊?」

文艺部长用明知故问的眼神看向我:「贴吧里那个帖子我们都看到啦,李师兄亲自回了诶,你说一句话不顶我们十句?」

我人一懵,紧跟着立刻打开手机,找到了那个帖子。

李时暮的回复十分扎眼。

「情趣。大家见笑了。」

——我的脑袋里「轰」的一声。

4

我怎么也搞不懂李时暮的意思,冥思苦想而不得,又不好去直接问他。其实我大概知道会得到怎样的回复,只是不太忍戳破这个现实。

可我还是得承认,我中了名为李时暮的蛊,近期不太戒得掉。

左思右想,我还是决定以公事公办的理由找他。

我给他发微信消息:「你在学校吗?」

「?」他秒回了一个问号。

「我有正经事找你,团委书记下的指令。」我搬出了大山。

结果李时暮却回了我一个定位,上面显示 C 市。

我一怔。C 市离我们学校所在的 A 市高铁五十分钟,他这是离校了?

紧跟着李时暮又发来一张海报,上面写着第某某届信息工程与科学学术会议,地点正是 C 市,我顿时就明白了。

他回复我道:「昨天晚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还说『听到了』。睡醒就忘了?」

我有些傻眼。

我突然想起来他昨晚似乎是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可我困得不行,迷迷瞪瞪之间也不知道回了句什么……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他不是不告而别。

心里被耗得一干二净的勇气似乎又回来了一些,甚至隐隐带着一些突然降临的甜蜜,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李时暮:「所以,你找我什么事?」

我赶紧说了今年文艺晚会的事情。

李时暮:「唔。」

李时暮:「你要不要来 C 市?」

我:「啊……?」

李时暮:「你来的话,晚会的事,我可以考虑考虑。」

我总觉得他在屏幕的那一头坏笑,我甚至能想到他笑起来有点儿痞坏的样子,却依旧好看到不行。

好吧,我得承认,我愿意去找他,也很想去找他。

最后我买了当日的高铁票。到了 C 市高铁站后他又给我发来一个新的定位,C 市的丽思卡尔顿。看到定位我的脸颊就飘红了一阵儿。

抵达目的地后我去前台拿了房卡,一路刷上行政楼层,敲了敲房间门。李时暮懒懒散散拉开门,他刚洗完澡,穿着白色的浴袍,发丝还在滴水,慵懒的面孔下是高挺的鼻梁和精致的眉眼。

我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QQ191080857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9@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