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杨志的性格特点

《水浒传》中杨志的性格特点及人物形象?

杨志:将门之后、武艺高强、精明、警惕、不会带兵,性格孤立、不会处理人际关系索超:性急石秀:武功高、爱憎分明作品简介:《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全书描写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在梁山起义,以及聚义之后接受招安、四处征战的故事。《水浒传》也是汉语文学中最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用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之一。版本众多,流传极广,脍炙人口,对中国乃至东亚的叙事文学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作者简介:施耐庵(1296~1371)元末明初的小说家,字肇瑞,号子安,别号耐庵,兴化白驹场人(今属江苏)。祖籍福建泉州市,住苏州阊门外施家巷,后迁居当时兴化县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他根据民间流传的宋江起义故事,写了长篇古典小说《水浒传》。

如何评价《水浒传》中的杨志? 水浒传中杨志的性格特点

杨志的遭遇

杨志出身名门,武功高强,而且通过正规选拔武举进入仕途,于是,心怀梦想: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引申而言,“封妻荫子,与祖宗争口气”的结果要通过“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的正规手段获得才有意义,由此可以推测,杨志从小就受到家族正规的教育,所以,三观很正。

三观很正的人怕的就是遭遇没有三观的小人,而杨志不但遭遇,而且是三个。

第一个是高俅。

高俅和杨志截然相反,出身卑微,只会踢球,以极为荒诞的非正规方式进入仕途。高俅发迹说白了就是因为能够陪徽宗玩乐,但是,能够陪徽宗玩乐的人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而是一抓一大把,这个道理高俅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徽宗玩乐得好不好顺理成章地成为高俅最在乎的问题,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杨志失陷花石纲后重金打点,高俅还是不买情面,因为高俅是真的急了。在旁人眼里只是普通石头的花石纲对于高俅而言就是关乎自己前途甚至身家性命的重要东西,因为徽宗喜欢花石纲,就是这么简单。

高俅的底细杨志肯定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感受到巨大的耻辱:王伦劝俺,也见得是。只为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玷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又吃这一闪。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刻薄!杨志肯定看不起高俅,但是,现在却被自己看不起的人搞得灰头土脸,真是一场充满讽刺的闹剧。

第二个是牛二。

小人进入体制内就成为奴才,比如高俅;在体制外则是泼皮,比如牛二。简单地说,高俅是进入体制内的牛二,牛二是在体制外的高俅。

牛二这样的泼皮东京城里多得是,杨志以前应该没有兴趣关注;但是,牛二却不可能不知道杨志,因为杨志在东京甚至江湖上已经小有名气,比如王伦、曹正就听说过杨志的名声,而且杨志的体貌特征更是鲜明。

对于牛二这样的泼皮来说,还有什么比得上戏弄一个落魄的知名人物更有乐趣呢?

牛二抢到杨志面前,就手里把那口宝刀扯将出来,又是抢,又是扯,很明显,牛二摆出的是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势,但是,杨志居然像对待一个普通买家一样地对待牛二,反而搞得牛二很无趣,这也从侧面说明杨志此前并不认识牛二,当然,还有就是杨志很迂腐,因为三观很正的人容易迂腐。

牛二终于找到戏弄杨志的由头,不依不饶地要验证杀人刀上没血,引起杨志的反感;杨志越反感,牛二越有乐趣,却引来杀身之祸:口里说,一面挥起右手一拳打来,杨志霍地躲过,拿着刀抢入来,一时性起,望牛二嗓根上搠个着,扑地倒了。杨志赶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死在地上。

以武功而论,杨志完全有能力控制局面,把牛二暴打一顿,然后扬长而去,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泼皮而吃官司。合理的解释是,杨志在牛二身上发现了高俅的身影,压抑已久的血性终于被激发出来,于是,痛下杀手。

第三个是谢老都管。

谢老都管不像高俅那样已经进入体制内,但是,也不能说就像牛二那样在体制外,而是介于二者之间,所谓的蔡太师府上的奶公是也,所以,奴才气质就更加浓厚。

梁中书因为与下属武将关系很僵,所以,对新来的杨志就特别提拔,引以为左膀右臂,于是:杨志自在梁中书府中早晚殷勤听候使唤。这样一来,作为深得主子恩宠的老奴才,谢老都管自然由衷地反对杨志,因为在谢老都管看来当时的杨志就是一个正在上位的奴才,对自己有着潜在的威胁。

杨志自在梁中书府中早晚殷勤听候使唤,与谢老都管肯定有过交集,甚至打过交道,或者已经感受到强烈的恶意,所以,出发之前就向梁中书提出约法,获得梁中书的高度赞赏,说明连梁中书也明白谢老都管的为人。

杨志确实不是有手腕的人,但是,反过来说,处在当时杨志的位置上,就是再有手腕也难以搞定谢老都管,因为谢老都管就是为了反对杨志而反对杨志。在这个过程中,谢老都管的手腕令人叹为观止,充分表现出一个深得主子恩宠的老奴才本色;而杨志简直就是小儿科。

出发五七日后,众人对杨志的押送方案极为不满,消极怠工,引起杨志的反感,杨志在惩罚十一个厢禁军之后,对两个都虞候也颇有埋怨:你两个好不晓事!这干系须是俺的,你们不替洒家打这夫子,却在背后也慢慢地挨,这路上不是耍处!

杨志说的是实话,因为自己在出发前向梁中书作出过保证,由自己对这次押送负全责。但是,这样的实话一出口等于是说明:众人吃苦受累是为了他杨志一个人。一下子把自己置于一个极为被动的语境之中。

谢老都管对两个都虞候说的话就高明得多:须是相公当面分付道休要和他别拗,因此我不做声,这两日也看他不得,权且耐他。

第一,搬出梁中书,自己遵从的是梁中书的意志而不是杨志,以梁中书否定杨志的权威;第二,明确表明自己反对杨志的立场;第三,作出顾全大局的姿态。

杨志对厢禁军和都虞候几乎一视同仁,所以,都是埋怨,只是程度不同,但是谢老都管就不一样:你们不要怨怅,巴到东京时,我自赏你。

这是谢老都管对厢禁军说的话,毕竟与都虞候亲疏有别,所以,第一,顾全大局,第二,诱之以利;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反过来,进一步离间了杨志与厢禁军之间的关系。

十四五日后,所有人都站在了杨志的对立面上,谢老都管终于正式向杨志发难:提辖,端的热了走不得,休见他罪过。权且教他们众人歇一歇,略过日中行如何?

谢老都管等于是站在了厢禁军的一边,杨志选择的居然是针锋相对:你也没分晓了!如何使得?这里下冈子去,兀自有七八里没人家,甚么去处,敢在此歇凉!

谢老都管已经彻底收服人心,当然不吃杨志这一套:我自坐一坐了走,你自去赶他众人先走。

谢老都管坐,谁还会走?杨志正式被孤立,不合时宜地大怒:一个不走的,吃俺二十棍。这畜生不怄死俺!只是打便了。

谢老都管被打脸,双方终于撕破脸:杨提辖,且住!你听我说:我在东京太师府里做奶公时,门下官军,见了无千无万,都向着我喏喏连声。不是我口栈,量你是个遭死的军人,相公可怜抬举你做个提辖,比得芥菜子大小的官职,直得恁地逞能!休说我是相公家都管,便是村庄一个老的,也合依我劝一劝;只顾把他们打,是何看待?

谢老都管大怒之下,丝毫不乱分寸:第一,搬出蔡太师,抬高自己的身份;第二,彻底否定杨志的权威;第三,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

杨志态度缓和,却并不认输,以自己的江湖经验做挡箭牌:都管,你须是城市里人,生长在相府里,那里知道途路上千难万难。

谢老都管当然不吃这一套:四川、两广也曾去来,不曾见你这般卖弄。

杨志终于屈服:如今须不比太平时节。

谢老都管乘胜追击:你说这话,该剜口割舌,今日天下恁地不太平?

这个时候的杨志在众人之中已经是权威扫地,于是,晁盖等人出现,智取生辰纲。

但是,如果生辰纲顺利押送到东京蔡太师府,杨志又能怎样?

因为撕破脸之后,谢老都管已经成为众人之中事实上的老大,所以,杨志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最多就是被认定有些许苦劳,谢老都管则是居功至伟,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这个只要参照谢老都管的善后方案就能够明白。

当时杨志离去,众人在酒醒之后完全乱了方寸:口里只叫得连珠箭的苦。谢老都管首先发难:你们众人不听杨提辖的好言语,今日送了我也!

第一,推卸责任,以杨志对众人施加压力;第二,以最大的受害者自居,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事实上,众人为什么不听杨志的好言语?不就是因为谢老都管的怂恿吗?但是,谢老都管却照样可以颠倒是非,而且,选择的时机非常恰当,趁着众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颠倒是非。

众人在谢老都管的压力之下果然缴械投降,任由摆布:老爷,今日事已做出来了,且通个商量。

就当时的情况而论,杨志一走,谢老都管至少是理论上的第一责任人,照理说应该最先提出善后方案。但是,奴才最不可能承担责任,所以,谢老都管在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卸责任,以此推论,善后方案也不可能首先由谢老都管提出,果不其然,谢老都管引而不发:你们有甚见识?

众人就没有那么沉得住气,在承担全部责任之后,火急火燎地提出了一个无耻之极的解决方案:他一路上,凌辱打骂众人,逼迫得我们都动不得。他和强人做一路,把蒙汗药将俺们麻翻了,缚了手脚,将金宝都掳去了。

既然众人已经提出善后方案,谢老都管也就顺水推舟:这话也说的是。我们等天明,先去本处官司首告。留下两个虞候,随衙听候,捉拿贼人。我等众人,连夜赶回北京,报与本官知道,教动文书,申复太师得知,着落济州府,追获这伙强人便了。”

第一,表明自己与众人一致的立场;第二,完善众人的善后方案。从极度清晰的思路来看,谢老都管其实早就想到了善后方案,只是等着众人说出来,这样就算万一行不通,自己也有退路,引申而言,类似栽赃陷害的勾当谢老都管以前应该也干过不少。

既然善后方案不可能由谢老都管首先提出,那么,见到梁中书之后,陈述者当然也只能是众人:不可说!这人是个大胆忘恩的贼!自离了此间五七日后,行到黄泥冈时,天气大热,都在林子里歇凉。不想杨志和七个贼人通同,假装做贩枣子客商。杨志约会与他做一路,先推七辆江州车儿,在这黄泥冈上松林里等候,却叫一个汉子,挑一担酒来冈子上歇下。小的众人不合买他酒吃,被那厮把蒙汗药都麻翻了,又将索子捆缚众人。杨志和那七个贼人,却把生辰纲财宝并行李,尽装载车上将了去。现今去本管济州府呈告了,留两个虞候在那里随衙听候,捉拿贼人。小人等众人,星夜赶回来告知恩相。

第一,对杨志进行负面定性;第二,说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还交代细节;第三,既不承认过失,也不主动开脱。非常精彩的陈述词,与第一次提出的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没有谢老都管的润色,怎么可能?

自此,谢老都管大获全胜。这不是谢老都管的第一次胜利,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

杨志呢?杨志两次押送,却是一样的收场,上次押送花石纲,是不是也有另一个谢老都管呢?

杨志早年流落关西,关西是北宋边境,是战场,照理说应该是杨志的归属,但是,杨志离开了,为什么?

梁中书提出押送方案是多派人手,杨志反对得非常干脆:恩相便差五百人去,也不济事。这厮们一声听得强人来时,都是先走了的。

大名府是北宋防御契丹的军事重镇,这里的军人居然会害怕强盗,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梁中书最终采纳的是杨志并不特别可靠的方案,其实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无奈选择。以此推论,上次的生辰纲很有可能就是监守自盗,否则怎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众人怎么会那么自然地诬陷杨志,因为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可信。在崇文抑武的国家政策下,血气方刚的军人终于蜕变成为奸诈油滑的兵痞,大名府是这样,关西估计也差不多,所以,杨志只能选择离开。

杨志离开关西等于是离开战场,从此成为一个徒有虚名的皇家高级快递员。遥想当年的杨家子弟还能够在战场上血脉贲张地追逐属于自己的光荣与梦想,现在的自己却是整天疲于奔命,不敢怠慢,以此艰难地往上爬,午夜梦回的杨志一定不止一次地流下过伤心的泪水。封妻荫子的梦想在押运花石纲和生辰纲也就是山寨版花石纲的路上黯然地颠簸着,沉默的宝刀,沉默的杨志。

因为这是一个沉默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一个轻佻的艺术家成为王朝的主人,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成为王朝军队的最高统帅,连崇文抑武的说法都没有了多少意义,因为时代不需要文更不需要武,需要的是粉饰和谐的花石纲,当然还有能够让领导开心的踢球技术。

爹娘生下洒家,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在身,终不成只这般休了!青面兽杨志,既然还有野兽般的血性,与其在沉默中死去,不如换一种活法,落草为寇,替天行道,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既然官与贼的界限已经模糊,那么草莽江湖未尝不是英雄用武之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红尘星辰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果有侵权请联系yjvtk123@163.com删除

联系我们

19108085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jvtk123@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